楊翠豔:做草根藝人的伯樂

吉林省博古藝人文化產業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楊翠豔

  大公網2月10日訊(記者盧冶)中國有句老話——“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老百姓日日奔波忙碌,為的也不過賺取薪資以供一日三餐,有屋住有衣穿,若以此為衡量標準,楊翠豔的前半生可謂衣食無憂。去年,已過不惑之年的她毅然從耕耘16年的私企高管職位退下,創辦了吉林省博古藝人文化產業發展有限公司。此時正值吉林省文創產業冉冉升起之時,她創辦這家公司的初衷卻不是為了在這個新興產業中分一杯羹,而是為親人圓一個延續了三十多年的藝術夢。

  文藝青年的小尾巴

  兄弟姐妹中,要問楊翠豔最喜歡誰,無疑是她的文藝小青年二哥。

  才幾歲大的楊翠豔整天跟在二哥楊光權後面,是個名副其實的小尾巴。在她的回憶中,二哥手巧的不可思議,其他的孩子還在玩泥巴和滾車輪的時候,二哥就用大家摔過的鹼黃泥捏成小貓小狗小兔子,風箏、剪紙、年畫、葫蘆雕只要到了二哥那裏都能做得像模像樣。在二哥的牽頭下,當時有一大群十幾歲的孩子和他一起跟着當時的農民畫家馬崇瑞學農民畫和各類民間工藝技法。楊翠豔對二哥的崇拜與日俱增,那時候不流行偶像明星,穿着花襯衫、彈着木吉他的二哥就是楊翠豔心中最閃亮的明星。

  1991年,二哥收到了瀋陽魯迅美術學院的錄取通知書,這份錄取通知書並沒有讓二哥如願以償地走上藝術之路,反而成為二哥心中也是小妹楊翠豔心中最大的傷疤。像很多影視劇中的情節一樣,讀書是一件需要在孩子中平衡選擇的大事,一個普通家庭無法負擔全部孩子的上學費用,於是註定有人要做出犧牲。

  楊翠豔與二哥一起參加長春廣播電視台FM90.0《青創故事匯》欄目

  當時的狀況是大哥結婚,楊翠豔在念高中,爸媽無力負擔幾千元的學費和生活費,幾經掙扎,二哥最終放棄了上大學的機會,進工廠做了一名美術包裝設計員。雖然二哥始終堅持將藝術創作當做業餘愛好,甚至將從祖輩繼承的鈑金技藝與工美藝術相結合,別出心裁地創作了大受好評的鎧甲勇士系列作品,但在楊翠豔心中,二哥為了他們幾個兄弟姐妹受了很多委屈,即便身為私企高管的她能夠給予二哥足夠的物質支持,但在精神層面,二哥是孤獨的,為那些失去的時光和不知能走多久的未來。

  楊翠豔的心中反覆煎熬,她花了很久的時間為自己的員工鋪好了後路,然後毅然決然地離開,此時的她,已經42歲了。

  雷厲風行的女老闆

  過去,楊翠豔做的是汽車零部件製造,因為二哥的關係,她一直關注吉林省的草根藝人發展狀況,局勢雖然不是最壞,但也稱不上好。

  吉林省的經濟結構一直以農業和工業為主,近些年服務業漸漸發展起來,文創產業也開始萌芽壯大,吉林省的草根藝人不少,但是卻缺少統一的組織和平台,因為個體力量太過弱小,鮮少有草根藝人能夠突出重圍,樹立自己的品牌和影響力。

  楊翠豔想做的,就是搭建一個能夠讓這些草根藝人走出封閉的世界,與市場和互聯網接軌的平台。正好此時吉林省正大力推動文創產業發展,印發了《關於在全省民間開展“匠心藝彩”活動的實施方案》的通知,浸淫商海多年的楊翠豔敏感地察覺,機會來了。

  楊翠豔從來不是個拖泥帶水的人,何況創辦一家文化公司是她默默計劃了十幾年的事情,她以疾風之勢離開原來的單位,建立起吉林省博古藝人文化產業發展有限公司,鎮店之寶就是二哥創作的鎧甲勇士系列作品。

  隨着“互聯網+”概念變得越來越火,楊翠豔打算將公司打造成為一家互聯網+文創類公司,即以文創類作品為經營核心,以互聯網為營銷手段,以此擴大受眾面和宣傳效率。目前,楊翠豔正積極籌備公司的線上網站,預計將VR等科技手段植入到網站中,屆時點點鼠標就可以線上全角度看到藝人們的作品。

二哥創作的鎧甲勇士

  若將吉林省的草根藝人們比作千里馬,楊翠豔的角色就是發現千里馬的伯樂。對於這份事業,楊翠豔不想把它放到一個過高的台子上接受禮讚,如果可以,她更希望自己的公司可以成為一塊開山石,讓世人看到那些內心五彩斑斕、堅持在寂寞中創作的草根藝人,能夠有更多的人欣賞他們的藝術作品、關注他們的心路歷程,帶給這個社會更多的正能量。

  【後記】

  在眾多采訪對象中,楊翠豔不是第一個做文創產業的人,但無疑是頗有魄力的一位。古人云四十而不惑,年過四十的她確實稱得上“不惑”,她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這一點難能可貴。吉林省近年來經濟結構在不斷調整,在這種動盪中孕育了無數的創業機會,有的人義無反顧,有的人持續觀望,但不能否認的是創業人群在擴大,創業浪潮在形成,一個產業的興起離不開政府的宏觀調控,更離不開每一個投身其中的人,他們的螢火微弱,卻是希望所在。期待未來能有更多如楊翠豔一般敢想敢做的創業者登上吉林省的大舞台,讓豐收的歡歌再次唱響在黑土地之上。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胡明明 DN00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