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肅點兒】“房”事兒,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大公網9月28日微信客户端《嚴肅點兒》專欄補錄

  大家好,我是今天的當班小編,馬賽克兄妹的妹。

  最近全國一、二線城市的房價騷動的厲害。陳奕迅歌裏唱着“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對單身的小妹來説,房子和房事一樣,永遠在騷動。

  小妹算了一筆賬,以現在的工資水平,不販毒、不搶劫,想在帝都五環買下一套單身小公寓,可能要不吃不喝工作30年,

  當然,如果工資的增長速度趕不上房價的飆升速度,這個時間可能更長。

  小妹如花的年紀就背上等身高的房貸,想想還是有點可怕的。

  其實,買不起房子還不是最可怕的,買不起房子所帶來的副作用比較可怕。

  副作用一:比房子更可怕的丈母孃

  在浙江海寧工作的賈先生就是活生生的例子。由於沒有丈母孃要求的十萬塊買房錢,賈先生的老婆帶着全部存款回了孃家,與賈先生斷了聯繫。

  賈先生一怒之下衝進警察局,將菜刀架在脖子上要自殺。在警察的勸阻下,菜刀奪了下來,恐怕10萬塊錢房子還是沒解決。

  清官難斷家務事,賈先生遲早要面對丈母孃的逼房壓力。

  小妹問了初來帝都闖蕩的卷小姐,“你結婚會要求男方有房子嗎”。

  卷小姐撩了一下齊腰的秀髮,表示房子根本不是個事。一秒鐘後,卷小姐話鋒一轉“就算我不要求,我媽也會要求吧!”

  還沒結婚的單身狗們,現在努力掙錢還不如祈禱遇到一個善解人意的丈母孃。

  這年頭,美女常有,而優質丈母孃不常有,且行且珍惜。

  結了婚又生了女兒的男士們也要注意好好培養老婆的金錢觀,切勿待女兒出嫁之時用刀架在女婿的脖子上要房子。畢竟,1949年以後,是不能賣女兒的。

  副作用二:限購是檢驗真愛的唯一標準

  上海限購令引發了離婚潮,自此,離婚成了限購的標配。9月25日,南京限購,記者跑到民政局調查後發現,限購第二天,全市的離婚人數是平日的三倍,不少欲“假離婚”的夫妻連資料都沒有備齊就跑到民政局辦手續。一看就沒經驗。

  小妹覺得為了買房離婚這事絕對是檢驗真愛的不二標準。

  有的人離了,他們還“結着”,而有的人離了,可能就是真離了。

  小妹一遠方親戚,為了買房,假離婚。不想“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假離變真離,賠了夫人又折兵,只能跟往事幹杯。

  前兩個副作用只是自我折磨、相愛相殺。最後這個副作用就更嚴重了。

  曾在超市工作的文先生和趙先生等四人,發現超市的計算機系統存在漏洞,於是便起了邪念,利用計算機系統無限充值該超市的購物卡。一年的時間,累積充值4000萬,消費包括iphone在內的各種高價貨(小妹覺得超市心也很大),最重要的是,這個小團伙通過倒賣從超市購買的物資,在朝陽區購買了兩套房。

  小妹最愛的矮大緊高曉鬆同志曾在其著作《高曉鬆184天監獄生活實錄:人生還有詩和遠方》中説: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矮大緊同志還在看守所灰暗的小房間裏透過斜上方的小窄窗45度角仰望天空。

  文先生和趙先生4人定沒有享過牢獄之災,所以他們無法理解身陷囹圄的矮大緊為何一心只想着虛無縹緲的詩和遠方。

  在他們看來,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但歸途更不是詩和遠方,比那更要緊的是大房和大牀,簡稱大牀房。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陳旭 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