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聯主席張倩盈“獨心”現形

  學聯代表會主席張倩盈在本月初舉行的立法會《國歌法》公聽會上,以一句“一聽到國歌就想嘔”成為眾矢之的。大公報記者發現,其實張倩盈早於前年,就曾公開鼓吹暴動,揚言要如旺角暴亂般上街抗爭,又聲稱“‘港獨’從來都是一條路”。她去年還仿效“佔中”,發起佔領嶺南大學行動,但未能引起任何迴響。儘管當選學聯主席後説要多關心學生事務,但張倩盈在《國歌法》一事上的表現,加上她一直以來立場激進偏頗、醉心政治鬥爭,都使本已認受性嚴重不足的學聯,前景更顯黯淡。/大公報記者 冼國強

  張倩盈於三月當選學聯代表會主席,當時聲稱要學聯擺脱“學生政黨”的形象,多做政策研究和資料整理工作,多關心學生事務云云。但事實卻恰恰相反。

  狂言“一聽國歌想嘔” 激怒公眾

  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在本月五日就《國歌法》本地立法舉行公聽會。張倩盈在立法會《國歌法》公聽會上,妄言“每一次聽到國歌,我都系想嘔!”她更在接受傳媒訪問時公開表明,日後即使旨在令公眾尊重國歌的《國歌法》立法後,自己仍會“以身試法噓國歌”,以達到所謂的“公民抗命”目標。張的言論引起全城憤慨,但她其後辯稱自己“被塑造”成人民公敵,並對此感到有壓力。

  2016年,張倩盈主持D100節目《學運連線》期間,曾大談自己作為“自決”派的所謂理念;同年11月,她在城市論壇上更公開鼓吹暴動,稱釋法下當然要如旺角暴亂般上街抗爭,又揚言“‘港獨’從來都是一條路”。

  不僅如此,曾任嶺南大學學生會外務副主席的張倩盈,去年為吸引眼球,效仿違法“佔中”,以組織“嶺事館”的名義發起“佔嶺行動”(意為佔領嶺南大學),抗議反“港獨”言論。但“佔嶺行動”在嶺南大學亦未能引起任何迴響。一幅當時的相片顯示,張倩盈與另兩名屬“嶺事館”成員的男子,並肩坐在帳篷前,進行所謂的抗議行動,身後的大片校園空地上,不見其他人影。那一夜,只有兩男一女和一頂帳篷。就算“嶺事館”曾舉辦的公開論壇,也只有寥寥數人參與,現場以空櫈居多。

  僅九票當選 全無認受性

  翻查資料,張倩盈當選學聯代表會主席時,信任票僅有九張。在極欠認受性的畸形生態下,九票就足以選出學聯代表,這成為了學界激進分子現狀的一個縮影,甚至在四月撐戴耀廷鼓吹“港獨”的集會上,張倩盈等學生都不被主辦方民陣允許上台發言。

  張倩盈口説激進、看似十分大膽,但她在受訪時曾公開承認,雖然自己為了“公民抗命”,不惜承擔刑事責任,但亦擔心隨之而來的案底會影響前途,“又要威又要戴頭盔”幾個大字可謂寫在臉上。而張倩盈亦承認,家人對她參與學聯活動頗有保留,原因正是因為學聯男性多。家人特意叮囑張倩盈:不可以在學聯會址過夜!學聯在學界的認受性低處未見低、分裂之勢不可阻擋,加上如此“主席”,學聯的前途可見一斑。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