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祖堯:資金過河“救活”中大科研

  圖:沈祖堯表示,國家開放科研項目經費是對香港創科發展的一支“強心針”/大公報記者何嘉駿攝

  科研發展離不開資金和人才,香港雖然人才輩出,但過往欠缺資金支持,令科研發展步伐遠遠落後內地。身兼中國工程院院士的中文大學前校長沈祖堯表示,現時香港院校的科研經費主要來自研究資助局,但每個項目僅獲數十萬元資助,未能支援長遠的研究項目,相反內地經費充足,往往以數千萬元起跳,故他對於國家開放科研項目經費“資金過河”到港使用感到鼓舞,形容是對香港創科發展的一支“強心針”。他又強調,在“一國”之下,科研沒有香港、內地之分,兩地應共享科研成果。/大公報記者 趙凱瑩

  沈祖堯去年聯同23位在港兩院院士,聯署去信國家主席習近平,表達香港創科工作者對參與國家創科發展大計的希望。他指出,香港的科研成績向來不俗,但面對缺乏資金、大型機器難以運送到港等限制,令很多研究無法持續進行。

  政府援助少 研究阻滯多

  沈祖堯以中大夥伴實驗室消化疾病研究國家重點實驗室的研究為例,有關實驗室過去五年一直從事大腸腫瘤篩查新技術與方案的多中心研究,但過去一直未能成功申請國家科技部的經費,而香港政府只批出少量資金援助,令研究出現阻滯。

  幸好,國家初步開放研究資金流動,為研究帶來轉機,國家去年底試運資金轉移時,便率先撥出99萬元人民幣予實驗室,作為首批援助資金,令研究項目得以繼續進行,未來料會陸續批出逾千萬元的經費。沈祖堯形容,此舉如同為香港創科發展注入“強心針”,同時進一步鼓勵兩地科研合作。

  港實驗室空間小 窒礙發展

  解決了資金問題,香港創科還面對哪些阻礙呢?沈祖堯指出,香港在生物科技發展具有強大優勢,尤其在醫療、健康等應用表現卓越,然而,香港多所大學的實驗室空間嚴重不足,特別在動物實驗上,因實驗室空間小,只能進行老鼠等小動物的測試,但由於部分藥物、傳染病,需要猴子等大型動物才能進行準確試驗,這方面香港便無法參與,希望未來可加強與內地合作。

  他又留意到,香港在工業方面的援助較少,以生物科技發展為例,在外國,藥廠、生物科技公司等均可獲研發資助,若政府政策能吸引更多外來工業來港,同時鼓勵本地工業發展,將有助科研進一步“落地”。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