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人”觸動了誰的衰弱神經?\胡勇

  大灣區發展規劃即將出台,普遍市民對此均引頸以待,期望香港能從中獲得更大的發展機會。但香港仍然有一批前朝“遺老遺少”,見不得香港融入國家,也見不得香港發展比過去好,千方百計要阻撓任何有利於香港整體市民利益之事。全國政協常委、香港中華總商會會長蔡冠深日前的一句“將來我們不是香港人,是大灣區人”,遭到亂港派的攻擊,甚至扣上各種政治帽子。顯而易見,“大灣區人”觸動了一些人的神經。而諸如《蘋果》等亂港媒體對“大灣區人”言論的瘋狂攻擊,實際上反映了其散播“港獨”荼毒青年的險惡用意。

  亂港派最希望香港沉淪

  從妖魔化“一地兩檢”,再到此次針對“大灣區人”言論,公眾可以看到,亂港派極盡全力意圖阻撓香港融入國家獲取更大發展機遇的事實。但儘管如此,“一地兩檢”仍然得到廣大市民的支持,亂港派在立法會的各種抹黑、阻撓、破壞的舉動,不僅無法騙取認同,反倒引來更多市民的反感,得不償失。但只要“一地兩檢”一日未通過,亂港派也就一日不會死心,仍然會千方百計去尋找可以挑動兩地感情、分化社會的機會。

  全國政協常委,也是中總會長的蔡冠深,一直關心香港的未來發展機遇。他數日前接受報章訪問時有一番可謂非常有見地的言論,他認為,香港優勢是中國最自由經濟體,且法制公平自由開放,但“香港是一個很小的地方,港人應想如何融入國家大局”;他並説,年輕人不能只考慮香港,應立足香港融入大灣區,面向世界,“將來我們不是香港人,是大灣區人,所以不要只想香港的利益,應循一體化的角度去想”。

  只要稍對當前國際政經形勢、對香港條件機遇有所認識的人,都會認同蔡冠深的這些觀點。但有些人偏偏見不得這種鼓勵年輕人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做法。亂港媒體《蘋果》昨日就刊出所謂的“蘋論”,對蔡冠深極盡攻擊抹黑之能事,稱“為私利出賣香港的茅賊”、“接受中國模式由政府主導及安排的做法,讓香港不再是自由經濟、自由社會的範例,而是中國模式大灣區的一隻棋子”,云云。

  《蘋果》阻撓香港融入國家,可謂已到了“無下限”的地步;而此文的寫手,邏輯錯漏百出,語句不通,小學生讀來也難免要恥笑,寫社評寫到如此“水平”,丟盡香港傳媒人的臉。一個最簡單的邏輯是,融入大灣區發展就等同要放棄自由的經濟?恰恰相反,該文寫手心知肚明的也是人所共知的事實是,如果香港不融入大灣區、不納入發展規劃,等待香港的將是不可遏制的加速衰敗。面臨如此劇變的世界政經格局,仍然要抱殘守缺,更不惜以大多數香港年輕人的未來為犧牲品,如此寫手,只能用“文痞”來形容。

  昨日全國政協副主任梁振英在社交媒體上寫了篇短文反駁《蘋果》的文章,他指出,蔡冠深沒有説香港人要放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及高度自治,也沒有説香港要放寬內地居民進入香港限制,“香港人拿一張回鄉證,自己選擇把生活圈擴展到大灣區其他城市有什麼問題?怎樣出賣香港了?”他並質疑,《蘋果》此文的作用是“把香港人在感情和生活上和大灣區切割,和整個內地切割,在青年人當中散播‘獨港’的思想”。

  挑撥兩地感情別有用心

  當前全世界(除了特朗普政府)都在希望和中國建立更緊密的經貿關係,老牌資本主義國家英國率先加入亞投行,法德亦希望進一步打開中國市場;就在前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訪問日本時,日本媒體還在為中國給予日本2000億元RQFII額度而感到慶幸,認為是終於搭上了中國發展的快車。現在是所有人都看得到的歷史大趨勢的演進,偏偏在香港有人不願意見到香港人有好的未來。這是何故?

  必須指出的是,大灣區的規模和潛力,絕對可媲美紐約灣區、東京灣區和三藩市灣區,如大灣區面積約5.6萬平方公里、人口逾6700萬,比東京灣區和三藩市灣區多,相當於英國、法國或意大利人口,而大灣區總境內生產總值(GDP)約為14,000億美元,緊貼紐約灣區的14,400億美元和東京灣區的18,000億美元。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日前在網站上亦指出,大灣區有明顯優勢,“單計深圳、香港和廣州的港口貨櫃吞吐量(6264.2萬個標準貨櫃),已是世界三大灣區(東京灣區,紐約灣區,三藩市灣區)總和的三倍以上,機場旅客的輸送量亦高於這三大灣區”。

  大灣區的發展,觸動了一批政治既得利益者的神經;而“大灣區人”的提法,更是觸動了“港獨”等分離勢力的衰弱神經。

  《蘋果》如此惡毒抹黑一名關心香港未來前途的實業家,根本目的是要妖魔化大灣區發展,阻撓香港青年抓住未來大發展的機遇。但越是如此,也就越暴露其為達政治目的而不擇手段的極度自私本質。“大灣區人”,只是一個比喻,沒有人會認為融入國家後,香港人會消失;但如果錯失融入大局的機遇,那麼可以肯定的是,香港也必然會淪為二線甚至是三線城市,誰又希望見到這一結果?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