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思訪談錄回眸香港文化

  圖:黃念欣(左起)、黃潘明珠、楊鍾基、樊善標、劉偉成暢談啟發 大公報記者劉毅攝

  【大公報訊】記者劉毅報道:一個人對於其居住的城市可以熱愛到何種地步?盧瑋鑾(小思)是一個絕佳例子。作為香港文學口述歷史計劃發起人,被她訪問過的人不計其數,但與小思對談又會是怎樣一番光景?《曲水回眸——小思訪談錄》(下)繼去年上輯出版後,今年再次向讀者展現一眾文人學者與小思對談精華,內容涉及香港文學、歷史、文化等話題。

  互動講座詳述心得

  該書由香港中文大學的香港文學研究中心編著,“曲水回眸”之名乃由小思所訂,“曲水”乃取王羲之〈蘭亭集序〉中“曲水流觴”的文人聚會的情景。今次出版的《曲水回眸——小思訪談錄》(下)論及小思寫作、治學、文化觀察以至對香港的凝眸細看後滋養出來的歸屬感,輯錄楊鍾基、樊善標、黃念欣等文人學者與小思從二○一四年至二○一七年的對談內容,可以説是小思與香港一起成長的回憶記錄。為此,有份參與推動、訪談、出版編輯的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前教授楊鍾基及圖書館前副館長黃潘明珠、中文系副教授樊善標、香港文學研究中心主任黃念欣,以及啟思出版社出版經理劉偉成,日前在沙田培英中學大禮堂舉辦“情書像曲水一樣長——小思給香港的情書是如何寫成的”講座,詳述種種心得。

  黃潘明珠在中大工作期間曾與小思對談,感覺對方講話十分藴含人生哲理,就在想為何不籌辦一個“小思訪談錄”計劃?因緣際會,她將這一想法告知楊鍾基,恰巧楊鍾基也有同一個想法,此為這本書得以面世的緣由。“愛恨可以共融。”這句話是楊鍾基與小思對談後的深刻體會。

  樊善標在現場直言自己負責書籍的行政工作,自謙是一個“半旁觀半參與者”。作為其中一個對話人,他認為“善讀”尤為重要,且不論是愛一個人,抑或是一個地方,一定要有感情的衝動,“老師曾經告訴我,香港是一本很難讀的書,她並不了解香港。這當然是自謙,但這背後正説明她愛香港之心,那是一種既可以接受這座城市的優點,亦能認識到其自身侷限性。”樊善標説。

  恬淡情懷妙答提問

  眾人皆認為,參與該計劃最大感受是,每個人都可從中“攞到一杯羹”,有所得益。黃念欣認為,小思給出的答案,再次印證學生需要自己找尋答案,以及理論迴歸現實的必要性。而在編者劉偉成眼中,整個編纂過程,讓他明白兩點:其一是“愛得不夠”的意志;其二是“理所當然”的意義,更加了解何謂“安土不遷”及小思的恬淡情懷。

  在一眾嘉賓分享心得後,小思始終站着與現場一眾學生互動,妙答學生提問,場面好不熱鬧。

  “論及寫情書,我的觀點是不宜過長,否則對方會不記得。”小思笑道。如此妙趣橫生的開場白點燃台下觀眾熱情,提問十分踴躍,小思皆一一作答。她形容自己是一個任何時候都不喜歡當作家的人,只是心中有內容需要表達,才會提筆寫作。寫作者,毋須計較篇幅長短,如能做到一語中的,短篇文章未嘗不可,但這取決於作者的寫作功底和文字訓練。

  至於如何抒情表達自己,選讀什麼作家的書籍幫助寫作?小思表示:“我是一個什麼書都會看的人。少時有人説我的寫作風格像冰心;那個時候很不喜歡魯迅,覺得他好似很猙獰,説話常常刺中別人的要害,一定不易相處。但近些年,卻越來越欣賞魯迅的文章,大抵是人生閲歷更讓我有了這種轉變。此外,豐子愷亦對我影響很大。故一個人選讀誰的文學作品,以及行文文風,完全取決於個人性格及人生閲歷。”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