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門羅主義”難再欺騙美洲國家/徐貽聰

  美國、加拿大和拉美及加勒比國家組成的美洲國家組織第八屆峰會,2018年4月13至14日在祕魯首都利馬舉行,二十個國家的元首與會,是歷次峰會參加元首最少的一次。特朗普原許諾與會,但會前三天藉口未往,成為首位缺席峰會的美國總統。

  特朗普藉故缺席峰會

  作為全球首個覆蓋全區域的地區組織,又是一個擁有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綜合性地區機構,如果是全體一致地平等進行協商,無疑能夠推動地區各國的和諧協調發展,應該是件大好事,各方都應予以祝賀。但是,這次峰會卻有不少令人生疑、為之惋惜之處,很難讓人叫好和期待。

  縱觀會議的準備和舉辦過程,可以説,會議沒有什麼明顯的亮點。

  首先,會議本身與主題有相沖突之處,沒有向所有成員國發出與會邀請,拒絕了一些國家領導人出席會議的要求,本身就有違“民主”精神。

  其次,會議宣布將通過的成果文件“利馬宣言”內容不很明確,顯示出它的分歧頗重。

  會議的主題是“反對腐敗與民主治理”,明顯含有針對一些國家內政的政治目的,必然會引發爭議。腐敗到處都有,拉美也遠沒有脱離其影響,將反對腐敗列為峰會主題,一方面説明拉美國家充分意識到腐敗的嚴重性和懲治腐敗的緊迫性。但另一方面多國領導人被爆捲入腐敗案例,因而缺少應對的決心和措施,只能將“反腐”停留在空泛的言論上而已。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提出會議主題的人自己卻不得不在峰會前因腐敗辭職。

  第三,特朗普沒有明確對拉美的政策,美拉矛盾有日漸突出趨勢。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一年多來,對拉美的舉措令人費解,本人對拉美的態度更為多國指責,讓美國在拉美越來越孤立,明顯不利於他的“美國至上”主張的實施。本以為他會利用參加峰會之機,親自出面給一個“笑臉”,以稍微緩解美拉之間的緊張關係,但他卻出爾反爾,于會前找藉口缺席了此次峰會。當然不能説美國不重視或者不需要拉美,只是近來的諸多事實表明,特朗普政府還在想把拉美放在自己的口袋裏,或者籠在自己的衣袖裏,不想讓拉美與其他地區往來,致使美拉關係依然撲朔迷離,走向不明。

  “利馬集團”導致地區分裂

  第四,拉美內部矛盾的公開化,對拉美未來發展很為不利。拉美國家多體制不同,發展模式非一,存在意見相左在所難免。但人為地公開擴大矛盾,諸如圍繞委內瑞拉問題還形成所謂的“利馬集團”,導致地區嚴重分裂,只能使問題越來越複雜化,不利於矛盾的最終解決,也在根本上影響“地區一體化”的努力。

  在第七屆峰會上,拉美國家曾經比較一致地呼籲成員間的“平等關係”,會後非但未見落實,反而因為美國總統的更迭呈現出“倒退”態勢。在目前美拉關係的情勢下,拉美成員對美國的要求和呼聲恐更難成為現實。

  美洲國家組織是一個有着一百多年歷史的地區組織,集有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理應受到廣泛重視,它也應該與其他地區組織和國家保持良好的關係。在這方面,前幾年曾經有過改善跡象,但特朗普總統的政策導致美拉關係重趨緊張,美洲國家組織的對外關係自然也會受到直接的影響。

  中國是美洲國家組織的觀察員國,近又受到美國以“挑撥與其大部分成員國關係方式”的特殊“邀請”,自然要關注峰會的進程,了解會議的成果,預期會議的前程,同時希望它能通過峰會為推動地區平等互利發展發揮積極的作用。

  可以預言,時代變了,人們認識世界的方式變了,追求的目標更明確了,美國在拉美國家中重彈老調作用不會很大,門羅主義難以再有欺騙性。

  中國與拉美關係的發展不會受美洲國家組織中重要成員美國的左右,因為中國的“合作共贏”理念已經深入拉美人心,實際做法和效果也在贏得拉美越來越廣泛的信任。

  原資深外交官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