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的春/言 寺

  受友人之邀來歐洲走上一遭,相比起緯度較低的深圳,歐洲的春似乎來得要晚一些。這水城威尼斯的春亦是姍姍來遲,但它的美仍舊如那句“詩和遠方”的意境一般,有着不切實際的浪漫之感。

  沒來到這座城市之前,我也跟大多數旅客一樣,早已無數次地聽説過、談論過,以及在各種媒體上見到過這座城市。但當我真的坐在貢多拉上,從歎息橋底穿過時,威尼斯帶給人的驚艷,依然讓我覺得這幸福似乎來得有些突然。是的,這是一座夢想中的城市。一切都猶如夢想中的一樣親切。威尼斯有她的繁華與喧囂,在橫貫市中心的大運河上,來來往往的各種大小船隻,穿梭不覺,儼然一座繁華的水上都市。在橫跨大運河的橋上,則聚滿了遊人,大家都拿着相機,朝着大運河和兩岸的建築,投射出驚奇的目光。可能你並不喜歡太多的遊客,但船上的人、橋上的人、岸上的人,一時都成了一種風景。

  聖馬可廣場,是威尼斯的門户,她卻以開放的懷抱,擁往深遠的亞得里亞海。廣場岸邊矗立着兩根代表威尼斯標誌的飛獅立柱,一側是拜占庭風格的總督宮,另一側是連廊式的聖馬可圖書館,再之後的高聳的鐘樓,矩形的廣場和主座教堂,大運河對岸是聖母聖殿,隔海相望還有另一個高聳的教堂和鐘樓。試想在當年威尼斯最輝煌的十五世紀,這裏是世界海權的中心,世界各地的商船雲集於此,抵達這一組宏麗的建築之時,一定是深深的震撼與贊歎。馬可.波羅就從這裏出發,前往遙遠的東方。

  深入威尼斯那密如蛛網般的水巷,則又是另一番景象。在遊人稀少的區域,當夜幕低垂,或者當晨曦初現,走上彎彎的拱橋,狹窄的水道在密不透風的建築之間,靜水流深,像玉一般沉靜。偶爾一隻貢多拉,猶如劃破一道長紋,悄無聲息地駛過。海鷗則不時在空中鳴叫,把人的思緒與夢想,帶往無際的大海。遊人可以坐着貢多拉盡情地徜徉在威尼斯潟湖裏,還可以抵達主島周邊的各個小島。而這些小島才是威尼斯當地人的社區,穿過社區不遠,就是小島另一側的海岸,這裏才是無盡的大海。亞得里亞海的波濤,依然温柔可愛,猶如愛人一般輕輕撫摸着海岸,泛起淺淺的乳白色浪花。海岸邊的一所小學裏,則是小朋友們盡情嬉戲的笑聲。

  威尼斯,有繁華的運河廣場,有寧靜的流水人家,更有無垠的藍天碧海,這座不大的城市幾乎滿足了人們對美好世界的一切想像。在這裏,人們可以短暫地忘卻塵世,我想,這才是尋找“詩和遠方”的意義所在。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