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線木偶/任林舉

  提線木偶戲正規演出時,觀眾只能看到木偶們在明亮的燈光下完成各自角色,而真正的操控者不是站在高處,就是躲在暗處,觀眾是看不見的,所以木偶戲又有別名叫“懸絲傀儡”。

  但人非神聖,總是耐不住隱在暗處的寂寞,或藏不住內心的驕傲;適當的時候,總是忍不住要向人們展示一下自己的“本事”,再高的高手也會以技藝的名義暴露自己幕後的身份,炫一炫純熟的操控技巧。於是,我們便有機會看到木偶表演者如何與他的木偶共同演繹一齣齣人間的悲喜劇。

  那一次,近距離觀看過木偶表演者的演示後,我也覺得通過幾根不顯眼的細線就能讓一個木偶隨着自己的心意和願望動來動去是一件很愜意的事情。演示剛剛結束,我就迫不及待地跳上台去,求師傅授我一二手段,也讓木偶聽一聽我的指揮,順便滿足一下潛伏於我內心很久的操控慾望。

  據説,一個提線木偶身上拴着五條至三十二條不等的提線,線越多木偶的動作越細膩、豐富。我想,那也並不是什麼難事,不過是提一提線而已。然而,一旦木偶交到了自己手上,才發現我並沒有能力讓一個木偶活起來。儘管師傅事先教了我一些提、撥、勾、挑、扭、掄、搖、閃等技巧,但我還是不知道如何賦木偶予任何動作、行為和情緒,更不要提及正確、合理、生動、感人和靈魂等高級字眼。哪個木偶遇到了我這樣的操控者,就算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黴。在我笨拙的手中,木偶不過是一堆組合在一起的木頭,而永遠成不了什麼角色。如果真進了戲,它也只能是仰着、趴着或立着睡覺的廢物。從開頭至結尾就那麼不成體統地沉睡着,與不曾存在又有何異?

  回來,走在的路上,我邊走邊在心裏暗暗地佩服那些木偶的製作和表演大師。他們手指一動,原沒有生命的死物就有了生命;他們手指一動,原沒有生機的舞台就有了數不盡的角色和故事,以及道不完的喜怒哀樂和悲歡離合……

  這樣想着,心裏便生出些莫名的感念和惶惑。再看走在路上的那些行人,似乎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拴着無數條無形的“絲”。絲如提線,從無限的高處垂下來,並不止千條萬條,所以他們的動作才流暢、連貫,他們的表情才豐富、自然,他們的故事才更加絲絲入扣、生動曲折。因為操控者從來沒有在高處顯現過,所以一切又彷彿無人操控。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