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莫若糖,美不過四合院的月光\李丹崖

  暮色四合,走進老街,只為接近一座建築。

  金陵糖業公所,這座建在咸寧街上的四合院,在清代,是鎮江一代的糖紙商人建而議事的場所。

  一對圓滾滾的石鼓,已經被歲月摩挲出了包漿,木門呈漆色,和即將到來的無邊夜色恰如其分的融合在一起,燈就要亮起來了。

  舊時,渦河江沓子碼頭上的船工號子唱起來,船已經回航,糖業公所裏的茶盈盈冒着香氣,議事開始,今年的糖,年景會是怎樣,哪些區域比較暢銷……不知道這些糖紙商人聽的是蘇州評彈還是二夾弦,大紅燈籠亮起來,茶足了,戲酣了,念去去,吱呀一聲,木門關了,唯留公所門前的那對石鼓,獨享咸寧街上的融融月光。

  這些是舊時月色。如今的糖業公所,修葺一新之後,古色古香,典雅美觀,走進去,音樂聲飄滿耳鼓,院子裏一棵紫藤在春日的陽光裏開得正好。花下,人影成雙,對桌而坐,桌上,茶點飄香,咖啡正濃,恰是最閒適的情懷。

  春日,花正好,晚上,月正圓,最好的光景莫過如此。在糖業公所的院落裏,周遭的廊檐、雀替、屋檐、屋脊上的瑞獸、天邊的星斗,都是那樣的恰合人意。渦河的風吹來,有濕潤的氣息,在這樣温暖的季節裏,人與一座院子相約,是一件格外熨帖的事情。

  在正屋內側找個位置坐下來,月光透過花格窗照在人的臉上,也把剪影投射到地板上,月光總是那麼會作畫。屋內的木質房樑、木質的傢具,有着隱隱的香,外面的花開得那麼好,這一切,總讓人置身古時的氛圍裏,若不是手裏的咖啡,人,真的以為自己的穿越。

  已經不再唱戲曲的舞台,依着照壁而設,民謠樂隊的主唱唱着《春風十里》,月光朗朗照下來,杯中的酒映照當空的月,在這樣古典的院落裏,酒不醉人人自醉。

  站在院子中央,仰天對月,整個人打轉轉,四四方方的院子變成了圓形,嗖嗖的風聲裏,讓人有種催眠的感覺。四合院,應該是中國人最偉大的創造了,一家人,一座院子,其樂融融。若不是一家人,即便是在大雜院,也能萌生團結、熱鬧、祥和……你家的饅頭、我家的米飯,你家的肉,我家的茄,交換一下,十二種滋味在嘴角打轉轉。

  汪曾祺説:“四合院是一個盒子。”如此説來,糖業公所是一個何其典雅的盒子,它不光貯存了一段時光,貯存了建築之美,還貯存了一個時代和“甜蜜事業”有關的過往。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