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幾張糧票想起……\言青

  春節前整理舊物,從一個舊筆記本中翻出幾張糧票,有一兩的,二兩的,半斤的,一斤的。我驚訝地喊道:“快來看呀,我這裏還存着糧票呢!”先生過來看説:“這還真成稀罕物了,現在看着挺珍貴的。”我説:“以前用它的時候才珍貴呢,沒有它大家都要餓肚子。”

  我想起大約四十多年前,每個月大家都要拿着户口本到派出所領糧票,當時每人都有定量,男的三十斤,女的二十五六斤。除糧票外,還有肉票、油票、糖票、布票,連花生瓜子芝麻醬都有票。也就是説,這些東西很稀缺,甚至花生瓜子平時沒有,過年過節時才能憑票買到。

  記得過年時,我們用平時積攢的票證買了肉、糖果、餅乾、花生、瓜子還有蘋果,放在桌子上,上幼稚園的女兒回來看見,高興地跳着蹦着拍着手喊:“這麼多好吃的,我們真幸福啊!”現在回想起當時的情景,心裏酸酸的。

  還記得有一次父親來我們家,先生一心想買一點不要票證的、平時很難吃到的東西給老人家下酒,於是我們去了海鮮市場,那裏的東西都很昂貴,我們只買了兩隻大蝦,回來做好,女兒一隻,父親一隻,父親為這一隻蝦推來讓去,怎麼也捨不得吃。

  今年春節女兒從多倫多回來和我們一起過年,我做了大蝦、排骨、黃魚等一桌豐盛的除夕飯。愛吃蝦的女兒看見那一大盤鮮紅油亮的大蝦,感慨地説:“要是姥爺在,讓他敞開吃,不會為一隻蝦推來讓去的了。”幾句話説得本來高興的我又心酸起來。

  女兒看出我的心情,趕緊換了話題問:“人們都説現在年味兒淡了,怎麼淡了呢?”這一問又把我的高興勁兒勾了出來。我和先生都認為,現在説年味兒淡了,不是説大家都不過年了,而是過年的形式有所變化,把傳統的過年方式沖淡了。改革開放後,經濟大發展,生活大改善,人們的生活方式有很大變化。

  過去憑票證購物的年代,百姓生活很清苦,只有過年時,政府才多供應一些,老百姓能多買些肉魚蛋菜,豐富一下餐桌。用一年的布票給老人孩子買件新衣。除夕晚上,孩子們在外面放完鞭炮,回來一家人圍在一起吃頓餃子。初一初二走親訪友,互相拜年。人們清苦一年,就盼着過年這幾天,吃點好的,穿件新衣,親友團聚,熱熱鬧鬧,過年的氣氛就顯得很濃。

  如今雞鴨魚肉已成百姓餐桌上的家常便飯,過年再吃它也就不感到新鮮了。除夕夜許多人家都不在家裏團聚,都去餐館飯店就餐,品嚐各地的風味餐食。還有不少人家利用春節假期,乘飛機坐郵輪去國外旅遊了。現在講環保,過年限制或禁止燃放鞭炮,沒有爆竹聲的春節顯得安靜了。初一初二沒有那麼多人上門拜年了,都用手機 打個微信,説幾句祝福的話,就算拜年了。現在平日的生活就像過年,真的過年了,年味兒也就沒那麼濃了。

  女兒聽我們這樣説,覺得有道理,感慨地説:“真是不一樣了,我們在國外十幾年,國內變化真大呀!”我拿出那幾張糧票給她看,她驚訝地拿過來翻來覆去地看:“幾十年了,您還存着它,咱們把它送到博物館去!”先生説:“這個主意好,今年是改革開放四十周年,送到博物館,讓它也做一個歷史的見證物吧!”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