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味道\姚船

  圖:蠔烙、潮州粉粿滿滿的家鄉味\資料圖片

  香港是美食之都,名聞遐邇。

  近年,多倫多新開不少粵菜酒樓和茶餐廳,都標榜“香港名廚主理”、“正宗港式奶茶”,既為華人移民增添口福,也宣揚了香港精彩的飲食文化。

  這次到香港,雖然只一個多星期,但因一日三餐都在外品嚐,大大加深了對香港美食的體味和喜愛。

  時差未倒,一早醒來仍有點疲沓。老妹子在同樓酒店房間來電,問早餐想吃什麼,樓下大廳自助餐好嗎?我説,自助餐豐富多樣,但沒什麼特色,不如到外面吃粥。就這樣,我們走上仍有點陰冷的大街。想不到已有不少行人,匆忙的腳步踏碎了清晨應有的寧靜。

  拐進一條小巷,來到一家小粥店。門面不大,十分簡陋,只有幾張小桌子。有三、四位顧客正在進餐。一位中年婦女招呼我們坐定。我掃視一眼,掌廚的正在向街的爐前張羅。不一會,我們點的魚片粥、皮蛋瘦肉粥、豬什粥就上桌。熱氣騰騰,就像家裏廚房端出來一樣。

  我嚐了魚片粥。粥水稀稠適中,魚肉鮮嫩,幾粒葱花,淡淡胡椒味,入口清爽,暖胃熱身。我慨歎在多倫多,這麼早吃東西,只能開車去咖啡店,買杯咖啡,加甜圈餅或三文治。妹妹不經意地説,香港地嘛,不管幾點鐘,你要吃什麼都有。

  一碗熱粥,趕走了慵懶。真是廟不在小,有神則靈。粗碗舊碟,只要真材實料火候足,哪怕沒人光臨。

  提了精神逛商場。中午老妹子帶我們去一家潮州酒樓,説我在外經年,要試一試家鄉菜式。酒樓堂皇得多,桌面擺設講究。還真不錯,蠔烙(蠔仔餅)中的蠔仔新鮮,絕非在加拿大用的冰凍蠔,味道自是提升不少,而且分量足。入口噴香,外脆內嫩,我嘖嘖叫好。內子卻青睞潮州粉粿、炸油角等點心,尤其是大讚兩小碟酸甜鹹菜和烏橄欖菜,説是那味道,勾起幾十年前故鄉汕頭的回憶。

  香港從一個小漁村發展至今,成為一個國際大都會,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其包容和多元化。人們從四面八方湧到這裏,謀求生存發展,他們帶來奮鬥精神和智慧,也帶來各地特色美食,為香港飲食文化增添光彩。如今,不管你來自何地,都能滿足自己的味蕾。正宗潮州牛肉丸、上海小籠包、北京烤鴨、四川麻辣火鍋、新疆羊肉串燒……,都能在這裏品嚐到,不必長途跋涉回老家。

  表侄夫婦有心意,在一家五星級酒店設宴款待,讓我們從另一角度體會香港高端飲食。寬敞包間,有梳化供餐前閒聊。中間一張大圓枱,嵌在天花板上圓座的燈光,剛好只灑落在枱面上,把餐具擺設照射得十分亮麗,營造出高貴典雅的氛圍。燕窩、鮑魚、原隻燒螺等佳饌輪番端到眼前,色香味俱全,幾個工作人員服務細緻周到,彷彿讓人瞬間變身貴族一般。

  幾萬元一圍與幾十元一碗的食物的確有巨大差別,但都是一種享受。前者奢華之餘,讓人有飄飄然離俗的感覺,後者則十分接地氣,暖暖的滋味,温馨在心頭。也許香港就是這樣,豐儉由人,各取所需,總能找個一款你中意的美味食物。

  而有特色的港式小食,也給我留下深刻印象。譬如鬧市中一家小店的燉奶,用澳洲牛奶和蛋白為主要食材,或加杏汁,一聞奶香撲鼻,入口滑嫩香甜,難怪店內迫滿顧客,門口還排着長隊。猶記得那天到一家酒樓飲茶,上點心之前先送上一款他們特製的“脆脆銀魚+脆花生”,非常惹味,酥脆而不油膩,味道遠在加拿大人愛不釋手的炸薯片之上。友人見我們吃得有滋有味,遂買了五小包,讓我們在回程飛機上當零食享用。我接手一看,見包裝上印有“TOP”的標記,下面四個小字:香港名牌。

  臨離別,我對老妹子説,香港美食如此豐富多彩,令人回味無窮。老妹子應道,不要説你,我從小到大生活在這裏,現在每次從美國回來,都要走街串巷去追尋記憶中的美味,百食不厭。相約好,下次再來,要住一兩個月才過癮。

  返回多倫多,一位自稱“老香港”的文友,帶着自豪的口脗問我,點啊(怎麼樣),香港味道,好唔好?我想,真的難以描述,怎一個好字了得?只能隨着他用廣府話由衷回答,正!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