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公給我寫介紹信/姚榮銓 口述 姚 姚 筆錄

  圖:李公親筆信的內容   /作者供圖

  上海《新民晚報》一九九五年經國新辦批准到美國發行,當年九月“趁熱打鐵”醖釀快遞到港澳地區,迎接香港“九七回歸”。這個任務突然落到了我的頭上,説實話有點“心中無數”。有一天中午,“一張”即曾經分管我們文化部的張林嵐副總編,來“指點迷津”。他説,你設法去拜訪一位“香港通”李儲文先生。“一張”説老社長趙超構與李公是知己朋友,“文革”十年新民被迫停刊,陳沂來滬當宣傳部長才於一九八二年元旦得以復刊,由停刊時的三十萬份一下子漲到六十萬份,洛陽紙貴,一報難訂,但“老將”即趙社長審訂贈閲名單時特別提出勿漏掉儲文先生。他還給我説到,抗日戰爭中南京淪陷,一九二九年創刊于南京的新民報只好遷到重慶出版,李儲文先生作為二十多歲熱血青年也到了重慶,是在周恩來親自引導下參加了革命。李開始甘為聞一多、華羅庚、吳晗、潘光旦諸多教授和廣大西南聯大學生竭力服務和做好統戰,而與新民報打交道頗多的“重慶周公館”的龔澎正是李儲文的上級,所以説李公早就與新民人心有靈犀一點通。

  李儲文早年在其大哥資助之下,從寧波到上海唸的是學費昂貴的教會學校滬江,還出洋美國獲得神學博士,因而與基督教青年會有了頗深關係且擔任要職。所以抗日勝利後他一度當上了滬上極其知名、至今尚在的國際禮拜堂(坐落今衡山路、烏魯木齊路交叉口)“牧師”,其以此堂皇身份掩護做地下黨之重要祕密工作。“文革”中被紅衞兵七衝八斗,竟然被暴露了身份,但由於中央及時保護度過了難關;粉碎“四人幫”後他東山再起,擔當上海的外事領導工作。一九八三年李公赴香港新華社任副社長,由於他大哥與寧波大亨虞洽卿的緊密關係、再加上自己在滬知名母校學院的校友同窗甚多且在港都屬社會高層,乃至他酷愛國劇不時到香港京戲票房與工商金融界名票切磋,因此能夠廣交朋友、厚植人脈,做好諸如浙江及寧波同鄉包玉剛、董浩雲董建華父子、金庸等大家大族,上海的金如新、李和聲、張雨文“京票三劍客”,蘇浙同鄉會、上海總會等有實力有名望的社團之“大聯合大團結”的統一戰線工作。

  他的工作真正做到了深入人心,沒齒難忘。可以舉個近例,他早在一九八八年從港退休回滬接任了羅竹風的社聯一職,與香港朋友漸漸不再往來了。今年三月二十二日李公在滬百歲仙逝,遵其生前遺言,喪事一切從簡。《解放日報》只用了近百字發了簡短消息。可是澳門“新博彩王”呂志和、呂耀東父子,就第一時間發來微信向我打聽何日何處有祭奠儀式?連我這個曾受過李公恩德的人倒反而忽略了報紙那條消息,確實慚愧不已。

  我當年奉命前去拜訪李儲文先生向他請教,經打聽他當時又被市府特聘為顧問,在人民大道市府雖有個辦公室,可並不天天前往辦公。因此,忐忑不安,生怕難以完成報社領導交代的任務。無巧不成事,文化局馬局長不時為她屬下的演藝團體登不上價平效果佳的“中縫廣告”犯難。我就向社領導反映,社領導認為,中縫登演藝廣告恰是晚報為尋常百姓文化娛樂服務好的一大特色,應該樂意接受。若登不下無版面,文化新聞版就伸出援手發消息作報道。來而不往非禮也,馬局長獲悉我也像她犯難了,説正好過幾天李儲文要她和王夢雲去他家裏聊天,我可以“趁湯下麵”一起去拜會。

  李公住在常熟路淮海路路口一幢公寓之中,入門就是部老式電梯,電梯間外串堂裏停放不少自行車。上樓進了他不太寬敞的寓所,李儲文先生請我們落座沏好茶,就直奔主題,讓王夢雲詳細説一説她帶領上海等青少年京劇團訪問台灣演出的實況。辜振甫先生是個國劇迷,而且像李儲文一樣能玩票的。青少年京劇那次訪台,演出反響熱烈,辜先生熱情接待。又逢中秋佳節,他特地送去月餅,當講到辜給訪問團贈送了製作精緻的工藝品筆筒時,李公若有所思,然後他滿面春風地詮釋筆筒寓意為海峽兩岸“必定統一”。這樣,讓我方知李公退而不休,並非等閒之輩!他希望晚報對此次促進兩岸文化交流頗有意義的活動給予重頭報道一下,語氣中帶有商量口脗。我説沒問題,但是因過了一些日子,難以上文化新聞版,還不如將帶隊的王夢雲老師的匯報整理成副刊文章,憑她知名度可以安排在“夜光杯”上顯著位置。李公聽了,首肯表示同意。李公還説,貴報在重慶時“夜光杯”是吳祖光主編的,毛主席赴重慶“國共談判”時候發表的轟動一時的名作“北國風光”,他就是在那知名副刊上讀到的。

  馬局長早給李公説了我一起拜訪的來意,所以他就十分爽快一一告之《新民晚報》該如何到香港拓展,怎樣定好位,建議出一版港澳專刊。不久王夢雲的署名文章在“夜光杯”上刊發了。翌日,他的秘書就通知我説李公親筆寫好了一封致新華社宣傳文體部部長孫南生的信,信不長言簡意賅,但分量不輕。手頭尚存拷貝,抄錄於後:

  南生同志:

  您好。

  上海“新民晚報”近年來辦得比較有聲有色,且已發行美國版,聲譽日隆。他們現擬開展向港澳地區快遞業務,特派其資深記者姚榮銓同志去港探索途徑,囑我寫信介紹至新華社,希您撥宂指點一二。謝謝。並祝

工作順利

  李儲文

  九五.九.廿九

  在這封信指點之下,《新民晚報》順風順水地於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一日起每日快遞到港,那天旅居香港的評彈大師級曲藝家蔣月泉在太古城寓所,手捧到尚可嗅覺到油墨香的《新民晚報》,驚呼香港同胞再也不愁看隔了一禮拜的上海晚報哉!當香港上海總會理事長李和聲先生派發給會員看“遠在千里近在眼前”的家鄉報時,總要講一句應該衷心謝謝李儲文老鄉,沒有您的幫忙我哪能可以享受到從前“夜飯吃飽看新民晚報”呢?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