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港第一天\晏卉

  圖:迴歸後的香港愈來愈好\資料圖片

  從迪拜搬來香港定居的第一天,住在廣州的父母就堅持來家裏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到忙,於是我到紅磡火車站接他們回家。

  乘的士到家門口,剛下車拿好行李,一個金髮碧眼的漂亮女生就行色匆匆的坐進後座,看起來趕時間去哪兒,的士落客上客無縫銜接地快速開走了。

  父親突然驚呼:“手機落車上了!”三人面面相覷,立即陷入了無助的情緒中。在這樣一個不帶手機比不帶錢包出門更困難的年代,丟手機意味的不僅僅是金錢的損失,更多的是丟失儲存資料照片和聯繫方式等等帶來的麻煩和煩惱。

  我理了理緊張的情緒,鎮靜下來讓父母彆着急,想想有沒辦法找回手機。這一想可好,無助感又湧上心頭,因為我們並沒有拿收據的習慣,而的士也早已消失在街角,我們完全沒有任何辦法知道或者聯繫到剛才的司機。

  突然,我想起剛才下車時那個金髮女生不是剛好坐在了父親坐的那個位置,她應該看到了放在車門內槽裏的手機,不如撥打父親電話試試,期望她聽到並明白是我們打去尋手機的電話。

  “嘟。嘟。”電話響了幾聲,竟然通了,那頭一口純正的英音響起:“Hello!”

  “您好,不好意思,我們是剛剛在您之前搭這部的士的一家人,把這手機忘車上了。”我着急地用英語説着,言語間透着急切。

  “彆着急,手機在我這。”她語帶安慰地回答我,應該早已等着我們這個電話,“我現在過海去九龍,但晚些會回來港島,你記一下我的電話,等我回來時在剛才你們下車附近把手機給你。”

  我懸着的心立刻放了下來,知道事情有着落了,手機丟不了!

  “太謝謝您了!真的謝謝您!請您報一下手機號碼,我記下並給您發個資訊,您回到港島我去找您拿手機,謝謝。”我不停地感謝着,感覺這已經是最幸運的事情了。

  通完電話我們鬆了一口氣,失而復得的心情真的很棒。

  我帶着爸媽回到家裏,打算吃個飯繼續今天的安排,同時等着那個女生的消息去取回手機。

  十幾分鍾後,我收到了那個女生的一條短信:“Hi,司機已經放下我了,我給了他回程的錢,讓他把手機送回到你們剛剛下車的地方,你過十幾分鍾過去那裏拿手機吧,司機的名字是×××,他的車牌號是×××。”

  太難以置信了!她竟花了車錢請司機送回。

  十分鐘後我收到司機的來電告訴我已經到了,我們順利地取回了手機。從下車到拿回手機前後不到半小時。

  我給那個女生發了感謝的短信,並堅持讓我把的士錢還給她,晚些時候她回了我一條短信:“不用謝,錢不用給我了,我們都能感受到香港是這樣一個安全放心的城市就是對我的最好回報!”一股暖流頓時流過我的心頭。

  我們都知道,在世界很多地方尤其是旅遊城市,手機丟了找回來的機率非常低,而今天不僅僅是幸運地聯繫上了拾到手機的人,她還及時無私地花錢給我們送了回來。我們久久地回味着這不可思議、難以置信的境遇。

  香港在我們一直以來的印象中是商業之都、文明之都,但我們從未如此真切地親身體驗過“文明香港”帶給我們的感受和意義。

  香港迴歸二十一年了,這裏仍然是全球最發達最自由最有競爭力最讓人嚮往的城市之一,幾十萬外國人和數百萬華人共同生活在這中西文化相互交融的都市裏。香港既保存着古老的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又融合了西方現代管理制度。正是這樣,無論你從哪裏來,無論你有着哪種文化背景,無論種族,無論年齡,都能在這裏舒適地生活,都能在這樣一個多元包容的城市找到歸屬感。這正是我們選擇來香港定居的原因。

  我的先生是法國人,對於我們這樣一個“中西結合”的家庭,香港是我倆一致認為一定能從容生活和工作的地方。自由、相容、和諧、精彩,他過去每次來香港,都完全不會因為自己是“外國人”而遇到任何的不便與不安;而對於我來説,這裏是中國,這裏就是家。

  然而今天發生的這個小插曲,確實更直接更真切地讓我們感受到“一國兩制”下的香港不僅宜居,更是安全;不僅文明,更是温暖。我想,一個在香港居住的外國女孩都能有這樣的主人翁意識,為香港的安全和文明默默付出自己小小的貢獻,作為即將開始在香港生活的我們,應該為香港做些什麼呢?女孩的善舉讓我陷入了沉思……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