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未眠\梅莉

  圖:垂絲海棠千嬌百媚\資料圖片

  上海人民公園舉辦“海棠遇見你”文化節拉開序幕的第二天,我就喜顛顛地跑去求遇見。海棠節以垂絲海棠為主,其他有貼梗海棠、西府海棠、北美海棠、木瓜海棠、蘋果海棠和湖北海棠等等,共有一千五百餘株呢,而我最愛垂絲海棠欲説還休的千嬌百媚。對我這種“海棠控”來説,美不勝收的賞花心情真是欲仙欲醉得很吶,是可以增壽的。

  垂絲海棠的美是媚在骨子裏,一朵朵的海棠噼裏啪啦開了,點燃了整個春天,卻又羞答答地低頭不語。“最是那一低頭的温柔,像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宛如一個姑娘,知道自己青春正好,美而自知,顏值巔峰,傾慕的人一定有很多,可是偏又忐忑不安,生命裏那個對的人會出現嗎?千萬不要等我謝了再來呀。

  海棠,絕對是花中俏佳人,它的勝出在於色和態。一朵朵海棠花開時並不大,骨架小小的,卻飽滿靈動。從白到粉再到紅,層層遞進,顯得有一顆玲瓏女兒心。姿態低調,不與百花爭艷,兀自清歡。我把嫵媚的海棠照發在朋友圈裏時,一個老友立即評論道:“一片春心戀海棠”。我説,你不就是一株海棠嗎。她毫不謙虛地回,年輕時真的有此紅潤。我這個朋友,青春時節,膚色好得不像話,夏天的時候,我們到處跑新聞採訪,曬得跟非洲人似的,她卻越曬越白,還白裏透紅,氣人。生活中,總有一些氣色絕佳的女子宛若海棠般千嬌百媚。楊絳先生應該也是此類女子,不然,錢鍾書怎會在見過她第一面後,就寫詩讚美:“纈眼容光憶見初/薔薇新瓣浸醍醐/不知靧洗兒時面/曾取紅花和雪無?”錢先生在心裏想啊,不知是不是她小時候用紅花和着雪來洗臉的,否則怎能這樣嬌柔白嫩紅潤呢。

  朋友的那句“一片春心戀海棠”,是出自於風流才子唐伯虎曾為《海棠美人圖》作的詩:“褪盡東風滿面粧,可憐蝶粉與蜂狂。自今意思誰能説,一片春心付海棠。”朋友巧妙地把“付”改成“戀”,擺明了她也是個“海棠控”。

  楊貴妃當然也是面若海棠的媚女子。史料記載,唐玄宗曾有一次登沉香亭,召喚楊貴妃,可是貴妃醉酒還未醒,被人扶來見皇上,姿態慵懶可愛。唐玄宗憐香惜玉之情大發,笑道:“豈妃子醉,直海棠睡未足耳!”從此,春海棠又有“睡美人”之稱。

  然而在川端康成散文《花未眠》中,海棠是不睡覺的:“我常常不可思議地思考一些微不足道的問題。昨日一來到熱海的旅館,旅館的人拿來了與壁龕裏的花不同的海棠花。我太勞頓,早早就入睡了。凌晨四點醒來,發現海棠花未眠。……花在夜間是不眠的。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可我彷彿才明白過來。凌晨四點凝視海棠花,更覺得它美極了。它盛放,含有一種哀傷的美。”他在文中還説,“如果説,一朵花很美,那麼我有時就會不由地自語道:要活下去!”發現美,追求美,是他一生的事業,美是他活下去的理由,但是,雖然海棠美麗依舊,作家最終仍然選擇自殺結束生命。所以,在川端康成的眼裏,盛放的海棠,有一種哀傷的美。

  海棠的心思到底是怎樣的,無人知曉。但人怎麼看海棠,卻是各自心思的投射無疑。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