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雨\劉世河

  “霏霏亂點暗朝光,簌簌奇聲渡野塘。一浦未輸新漲綠,四郊聊壓旱塵黃。風生團扇清無暑,衣覆熏籠潤有香。竹屋茆檐得奇趣,不須殿閣詠微涼。”很喜歡陸放翁的這首《四月晦日小雨》,每次讀來都頓覺心清氣爽。

  四月的雨就是這樣,淅淅瀝瀝,不急不緩,又極其温潤、微涼。

  四月的雨沒有了初春襲人的料峭;也不同於盛夏的兇猛;趕不上深秋的悲涼;更沒有冬雨的沉重與壓抑,它是真正的隨風潛入,潤物無聲。而且所謂煙雨濛濛中的“煙雨”,以及“梨花帶雨”中那個“雨”,也都是獨屬於四月的。

  “春水碧于天,畫船聽雨眠。”四月的雨最有情致,是觀雨的最好時節,也最適宜拋灑閒情。那些古詩詞裏充滿雅趣的聽雨樓、觀雨軒、瞻雨亭等名號,氤氲在四月的雨簾中,越發地詩情畫意。雨滴輕輕灑落,如一首首流淌的詩詞,每一珠都措辭優雅,滾動着字裏行間的情意。

  這時,我喜歡倚窗而立,然後微眯雙目,靜聽雨滴的淺吟低唱,恍惚間,宛如一位温婉柔曼的女子正側立身邊巧笑嫣然,心頭便有薄薄的暖意漫過,愜意而陶醉。

  其實,又豈止雨,整個的四月都猶如一位柔情款款的少婦,因其玉足恰好踩在春末夏初這個特殊的時令節點上,只需舒眉一瞻,即刻便有柔柔的明媚妖嬈了眼眸,綠柳吐煙,陌上花艷。有“詩鬼”之稱的李賀就曾經有一首詩專寫四月:“曉涼暮涼樹如蓋,千山濃綠生雲外。依微香雨青氛氲,膩葉蟠花照曲門。”樹蔭如蓋,千山濃綠,又有絲絲香雨氤氲着膩葉蟠花,好美。

  四月的雨落在田野更美。“綠遍山原白滿川,子規聲裏雨如煙。鄉村四月閒人少,才了蠶桑又插田。”天空中煙雨濛濛,稻田裏水色與天光輝映,杜鵑聲聲唱,農人插秧忙。好一幅鄉村四月忙農耕的美麗圖景。

  “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四月的雨又最容易淋濕並柔軟我們的心緒,繼而勾起我們對前塵過往的遙遙懷念。或一場無奈夭折的美好初戀;或一段異鄉漂泊的心酸歷程;或一場終未啟口的暗戀;抑或一段曾經患難與共的友情,拉開這不知是雨還是歲月編織的重重帷幕望過去,夢裏依稀昨天。

  我喜歡四月的雨,因為它不但柔軟了我的心緒,氤染了我的流年,更用它獨有的温潤與微涼冷卻了我的浮躁與焦灼,讓我在都市一隅,這顆因塵事所累而日漸發黴的心得以片刻晾曬、鋪展,繼而在紛亂嘈雜的世界中保有一份難得的靜謐與純淨。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