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結構性碰撞 風險與機遇並存

  圖:分析認為,中國在高端製造突圍的最好案例就是高鐵和核電這兩張金名片,高鐵和核電都是資本和科技密集型產業,是中國產業和經濟未來發展的方向\新華社

  中國目前與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發達國家在經貿領域裏的碰撞,是經濟結構上的衝突無法避免。這是因為中國在要素資源市場裏面勞動力成本、資本、管理才能、自然資源、土地價格、數據資訊愈加與國際市場接軌。其結果是發達國家壟斷資本從中國賺取的利差越來越少,中國目前愈加重視設計、專利、商標、知識產權的創新與積累,同時隨着“一帶一路”在國際市場的拓展,以全球最齊全的製造業為基礎,在全產業鏈齊頭並進,極大擠壓和威脅了西方發達國家的經濟發展優勢。\浙江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浙大金融投資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書長 景乃權

  一、回顧歷史,風險由來

  二戰以後,按照西方發達國家美好的設想,把附加值低、技術含量差、污染重的勞動密集型及資源密集型產業轉移到亞洲新老四小龍及中國東部沿海,自己只要牢牢抓住微笑曲線兩端(見圖)即知識產權包括專利、設計、商標等;同時控制分銷渠道及市場,通過科技密集型和資本密集型產業快速發展就可以控制全球經濟。美國利用二戰勝利國盟主的政治地位在全球制定利己遊戲規則,左手輸出美元右手掌握飛彈薅全世界羊毛。改革開放前三十年中國處在微笑曲線底端,低附加值、低利潤、高污染是我們不得不付出的代價。中國“買什麼什麼貴,賣什麼什麼便宜”就是因為美國紐約及芝加哥期貨交易所幾乎控制了全球所有資源要素的價格如石油、金屬、糧食等等,同時控制了發達國家高利潤的市場和分銷渠道。

  回顧改革開放四十年,中國回到了世界舞台前列。自唐宋明清中國一直佔世界經濟總量的30%以上,中國目前取得的成就不是“崛起”而是民族的復興,是歷史歸位。截至2016年(國統局最新數據),中國被SCI數據庫收錄的科技論文已超過26萬篇,佔世界份額的17%以上;截至2017年底,中國國內(不含港澳台)發明專利擁有量為135.6萬件,每萬人口發明專利擁有量達到9.8件,2017單年專利授權量為32.7萬件,同比增長8.2%。可見,中國在知識產權等高端領域不斷擠壓歐美,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與歐美的結構性碰撞不可避免,只是時間遲早。

  所以,中美關係早就由所謂夫妻互補進入到了兩個男人的激烈競爭,這也是美國2017年12月1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發佈了他上台後的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其中他將中國定位為美國“戰略上的競爭對手”(rival powers)。把中美關係幻想夫妻關係的比喻早就是一廂情願不切實際了!

  二、國內外風險交錯

  1、貿易保護無法持久

  按西方古典經濟學原理,資源要素市場和產品要素市場若要取得均衡必然自行優化配置,這是任何力量不可阻擋的,你可以得一時之勢,但擋不住浩瀚歷史洪流。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政府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先是相繼退出TPP、巴黎協定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後採取了大幅減税、美元加息,近日又簽署301調查備忘錄打響了中美貿易戰,擬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大規模徵收關税,並限制中國企業對美投資併購。其目的是拋棄愈發不利的舊規則,確立新霸權。從美國針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税的產品領域看,有醫療器械、高鐵設備、生物醫藥、新材料、農機裝備、工業機器人、信息技術、新能源汽車以及航空設備等。基本來自國務院2015年頒發的《中國製造2025》產業範圍。我們可以清醒地看出歐美髮達國家要在知識產權專利商標和市場分銷渠道上把中國牢牢壓在低附加值加工製造這一端。

  2、西方國家阻礙“一帶一路”發展是其不二選擇

  如果單從“一帶一路”發展戰略僅僅是擴大中國的商品市場來分析似乎過於淺薄,這是自二戰以來人類最大規模的共同富裕戰略,是參與各國“民所想心所盼”,是不可阻擋的歷史發展趨勢。但不可否認風險與機遇共存,其主要有以下幾點:“一帶一路”建設涉及60多個國家和地區,不少國家和地區的經濟基礎薄弱,地緣政治關係複雜,宗教信仰等社會因素盤根錯節。許多國家對外深陷大國博弈的戰場,對內面臨民主政治轉型、民族衝突等多重矛盾,國內外局勢的不穩定給國際投資帶來了極大的不確定性。目前,政治風險已經成為中國企業向“一帶一路”國家投資建設的最大阻礙之一。我們要時刻警惕背後的黑手興風作浪。

  3、牢牢把控國家經濟金融安全的生命線

  我們要時刻警惕國內經濟金融的系統性風險,前車之鑑後事之師。國內的地方債高企、房地產泡沫和低端製造業等都是系統性風險的活躍因子。地方政府債務有債務種類多、不透明、激勵和約束機制不健全等諸多問題,其中不僅包括顯性的債務,還包括地方政府擔保的或有債務,如PPP,BOT,以及地方政府保障項目剛性支出,債務的複雜性自然導致債務的不透明,同時傳統的經濟發展模式過於依賴政府投資,這種高舉債的發展模式事實證明不可持續。土地出讓金是政府重要的收入來源,房地產價格的虛高背後也是地方政府債務惡化的不二結果。房地產價格的泡沫既不利於實體經濟發展,也不利於社會穩定。低端製造是經濟發展過程中的必臨瓶頸,如不突破很容易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泥潭。

  4、綠色陷阱的雙重含義

  追求富裕美好的生活是廣大欠發達國家人民不可抑制的願望,我們要警惕發達國家利用綠色環保概念打壓阻礙欠發達國家的經濟發展,在環境保護政策推進過程中過快過慢均不可取,要隨國家發展水平和實力動態前行。中國正處在發展轉型升級期,如把勞動和資源密集型企業轉移到中西部地區和世界其他欠發達地區,這樣就會步發達國家的後塵。高污染、高能耗產業以犧牲轉入地的環境為代價,污染人類最後的家園。這種損人不利己的發展模式必須摒棄。

  5、能源是中國和平及戰時經濟安全的根本保障

  中國目前是世界最大的石化能源進口國,和平建設時期和戰時能源供應充沛是中國經濟安全的根本保障。中國原油期貨于3月26日在上海期貨交易所正式上市,並與人民幣和黃金掛鈎,極大擴展了中國在世界能源領域裏的話語權;浙江自貿試驗區圍繞建設油品全產業鏈對推動全國油氣產業發展有重要意義;最近剛剛成立的中國石油流通協會倉儲物流專業委員會是舉全國之力規範管理的又一新舉措。一系列戰略措施為國家能源安全和發展奠定了基礎。

  三、應對國內外風險的六大原則

  首先,應對複雜多變的國際政治經濟金融形勢,中國面臨更多的機遇和挑戰。在應對鉅變的國內外形勢下,應該始終將國家經濟金融安全放在首位,堅持與國家政治經濟金融安全相關的政治性、責任保護、經濟性、社會性、國際性和獨立性六大原則。

  1、政治穩定原則

  國際政治是國與國之間利益關係的集中體現。在應對國際金融形勢時,我們應該把中國的政治穩定放首位,以國家整體利益為核心在與發達國家的博弈中,力爭做出政治和經濟政策的雙優選擇。

  2、經濟對等原則

  目前國際貿易衝突已經呈現出常態化的趨勢,在處理貿易衝突時,我們堅持平等互惠,不主動製造貿易衝突和糾紛,但並不畏懼任何衝突和糾紛。一旦產生矛盾,堅決爭取與自身地位相對等的經濟利益。

  3、社會和諧原則

  社會性原則主要是指中國社會自身及國際關係的和諧性、穩定性,體現在三個方面:中國社會自身的和諧與穩定發展;與中國利益密切相關的國家和諧、穩定發展;中國與其他國家的和諧、穩定發展。

  4、責任保護原則

  加快適應國際規則變化並不是中國崛起征途中的唯一選項,在逐步擴大中國需要肩負的重大國際責任同時,也要根據國家實力漲消的動態地運用政治、經濟金融乃至軍事手段保護和捍衞國家整體利益。

  5、國際協同原則

  隨着全球化的發展,目前中國已經逐步登上世界舞台。中國的問題已然成為世界的問題,世界的問題也是中國的問題,所以應將國家政治經濟金融安全問題放在國際化的視角下考慮,使中國的內政外交相協同。

  6、貨幣獨立原則

  獨立性原則主要是國家貨幣政策的獨立性。堅持國內貨幣政策獨立性是中國爭取經濟平穩快速發展的重要前提條件,也是中國抵禦國際金融衝擊的重要保障之一。

  四、解決國內外風險的對策

  1、美國越是想要限制中國的產業轉型升級,中國就要堅定不移地走高端製造之路,中國在高端製造突圍的最好的案例就是高鐵和核電這兩張金名片,毫無疑問高鐵和核電都是資本和科技密集型產業,是中國產業和經濟未來發展的方向。未來中國要在產業鏈的微笑曲線中,從目前的微笑變成大笑,不僅要讓中國產品的科技含量不斷在加工製造領域領先,而且還要佔領市場及分銷渠道。一方面我們被動迎戰美國發動的貿易戰,另一方面我們仍然要主動開放,擴大“一帶一路”的範圍,堅持中國與世界的融合。中國繼續改革開放不僅有利於降低中國自身的風險,也是有利於全世界的發展,因為中國作為一個擁有13.83億人口的大國,具有強大的生產和消費能力,2017年中國出口總額約2.2萬億美元,進口總額約為1.8萬億美元,既為全世界提供了物美價廉的商品,也是世界商品的集散地,未來人民收入水平進一步提高,會購買更多的國外進口商品。

  2、面對“一帶一路”投資過程中的政治經濟風險,應當做到四個方面:一是投資前期的細緻調查和風險預防;二是投資中期對突發事件的靈活調整;三是風險發生後的損失追償;四是“一帶一路”專業人才培養。同時為促進“一帶一路”和支持人民幣的國際化,中國應該加大外匯儲備中黃金的比例,以應對可能的貨幣危機,保障中國的金融安全。

  3、針對國家經濟金融安全,在地方債務上要開源節流,打破債務的惡性循環,調節地方與中央的税收和事權比例關係,設置合理的地方發債空間指標管理體系,對地方政府債務進行市場化管理,通過債券市場的定價機制約束地方債務數量。徹底解決地方債務的僵局對房地產市場的穩定提供了保障,健全長期租房市場和公共產權房制度安排,建立多層次的房地產需求市場,從根本上抑制房價的過快上漲,穩步推進房地產税,保障民生。對於轉型升級,需要進行“加減乘除”並舉。“加”是指加快產業轉型升級,用自動化、智能化提升傳統產業,用“互聯網+”推動新興產業資訊化和商業模式創新;“減”是指減輕實體經濟企業負擔,落實企業税收優惠政策,降低企業税費成本;“乘”是指釋放企業科技創新驅動的乘數效應,聚集一批高科技創新企業,突破一批關鍵技術,攬聚一批創新人才,以科技創新為突破口,引領中國企業更上一層樓;“除”是指清除過剩產能和房地產庫存,完善效益低下企業退出機制。

  4、避免綠色經濟落入陷阱,可以從以下五個方面入手。第一,完善環保約束機制,促產業“乾淨有序”轉移;第二,中西部彎道超越,中西部地區的經濟發展不一定要依附於東部發達地區的產業轉移,應思索如何利用現有的資訊、大數據、經濟轉型等有利因素進行自身的發展,實現彎道超越;第三,實行綠色技術創新,具體的體現是綠色工藝創新和綠色產品創新;第四,實行綠色管理創新,將環保理念融入到整條供應鏈中;第五,政府要利用利益引導機制,制定和實施環境經濟政策,創設有利於環境保護的激勵機制,培育綠色新產業,推動綠色產業集聚,提升價值鏈,提高產品附加值。

  五、風險機遇與共

  展望未來,中國人民秉承和平發展理念,堅持改革開放與世界經濟共同發展。與世界主要經濟體同頻共振,防範風險,以“一帶一路”為支點,讓世界搭中國發展的便車。不主動挑事,但也不怕事,發展強大的國防,維護中國人民和平發展的權益。秉承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一崇高理念,做大做強中國的朋友圈。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