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監獄探訪(之三)\小冰

  假如説去赤柱監獄公幹是我第一次去監獄,第一次知道囚犯可以上大學,第一次為囚犯大學生考試,那麼到石壁監獄,卻是我第一次乘坐囚車。

  東涌地鐵站外的停車場上,一輛囚車已等候在那裏,那是來接老師們的車。負責接待我們的工作人員,除了一名獄警司機,還有監獄的文職人員張志明先生。同行的老師除了我,還有兩位其他科目的老師。

  看着那輛被鐵柵欄禁錮的囚車,我感到彆扭,便悄悄問另一位老師:“我們乘這部車去嗎?”我實在不理解,監獄怎麼用囚車來接我們。“是的,上幾次也是這部車。”他説。“不好意思,委屈老師們了,這部車便於安排些。”張先生像是看出了我的困惑,解釋道。“沒事兒。”我很快就理解了,想必人家也有人家的安排。

  上車後他們落座在前兩排,我走向中間偏後的座位。囚車上,我怎麼坐怎麼不自在,坐下還不到兩分鐘就起身道:“還是換個位置吧,不知道該坐哪兒好。”我一邊説一邊往前走:“想坐一個不要被誤解為是犯人的座位。”他們聽了哈哈大笑。我最終坐到了與張先生同排的另一邊。

  張先生很隨和,他和我們閒聊:“這是一輛押送普通犯人的囚車,平時主要用於帶囚犯外出看專科醫生。押送重刑犯的囚車,比這一輛嚴密多了。”

  “監獄沒有醫療室嗎?”我問道。“獄中的醫療室只能看一些小病小痛,囚犯稍微複雜點的病,就得送外面的專科醫院。監獄必須非常謹慎,承擔不起責任哦!再説,看病是囚犯的權利。”

  “一名犯人外出就醫,通常要幾名獄警陪同?”一位數學科老師問。“兩名獄警和一名司機。其中一名獄警的手,要與囚犯的手銬在一起,以防犯人逃跑。”聽張先生講述,我彷彿看見了警察押送犯人的畫面。

  公路曲曲彎彎,一路上盡是未開發的山野,空氣好極了。半小時之後我們到達石壁監獄。那是一所高度設防的監獄,位於大嶼山南部的一個海灣,與石壁水塘毗鄰,依山面海,風景秀麗。石壁監獄建於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收容成年男性犯。

  看我對監獄的情況感興趣,張先生的話多了起來:“石壁監獄目前有囚犯四百多名。這些囚犯當中,今年有七十多人報讀各種課程,包括學士學位和碩士學位課程。學生們自選專業,選商科的最多。這兩年,獲得學位的也越來越多,工商管理學士、副學士和碩士,通識教育學士和副學士,語文及翻譯學士,中文學士,計算機學士,資訊科技及互聯網應用碩士等。”

  “除了公開大學提供的文憑和學位證書,囚犯學生根據自己的文化程度,也報讀一些教育機構的遙距課程,以及各種公開考試課程,如中學文憑試、劍橋英語考試、廣東省高等教育自學考試、普通話水平測試等。”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