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音/陳 敏

  清明時節到了,免不了回鄉祭祖,在外多年每次回到老家都不免有一種賀知章在《回鄉偶書》中的感慨:“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家鄉的風貌易變,離人的容貌易老,但故土的情懷卻在一口難改的鄉音中恆久不變。

  如今的人大多都羨慕那些會講一種甚至好幾種外語的人,但我卻獨獨羨慕那些能説一口地道的他鄉人都聽不懂的方言的人。因為父母各自説着不同的家鄉話,為了不讓我在語音上有混淆,所以從小到大,我只會説一口標準的普通話。

  還記得那年大一,學校裏有同鄉會,老鄉特別積極,主動找我把我吸納進了組織。既然是老鄉嘛,大家在一起肯定是要講家鄉話的,只有我,講普通話,無比純正的普通話,感覺上去就像是個假老鄉了。後來我到上海讀研,覺得上海話特別好聽啊,雖然也不大聽得懂,但是比南通話或者粵語還是好懂的,聽久了即便不能對話,但是人家要單獨跟你講個詞或者短句的話還是能明白意思的。再後來留在了上海工作,學好上海話似乎就成為我融入這座城市必不可少的一項技能了。

  或許很多人會覺得,學方言而已,總比外語好學吧?要我説,還真不一定,首先,學外語有教材,又有相關的課程,你想練可以去找個英語角或者找個同學大家互相講,你想找個外國朋友練練口語也不是難事,可是方言又要找誰來教你呢?就算是身邊有朋友會説,能偶爾教上幾句,沒有系統性的教材和課程,誰又能説就比外語學得快呢?

  當然,也不是沒有解決方法的。如今,我的丈夫是上海人,而且婚後我們跟婆婆住在一起,婆婆只會講上海話,根本不會講普通話的,我若是學不會上海話根本沒有辦法交流。於是,丈夫和婆婆成了我學好上海話的動力和環境因素所在。幾年過去,我這個外鄉人,倒也能説上一口有七、八分像的上海方言了。

  但即便如此,我依舊對我自己沒能學會一口正宗的山東方言深感遺憾。正如父親偶爾開玩笑時所説那般:沒有鄉音的加持,返鄉掃墓的時候兒童都不會笑問你從何處來了吧?一看到就要當你是外鄉人遠遠躲開咯。雖是玩笑話,但何嘗又不是在提醒我,那走出了的故鄉,與我已然生分了。

  鄉音即是方言,説到底是一種有着極高地域認同感的標誌,它的存在和應用雖有一定的弊端,但誰又能否認它在地域文化上的積極作用呢?誰又能否認它是鄉情一種情感寄託呢?鄉音,鄉音,既是故鄉的聲音,也是每一個使用者對故鄉的心靈烙印,是它讓人與故鄉更親更近,也是它讓故鄉的文化走得更遠。沒能學會故土的鄉音是我的遺憾,但願這種遺憾不要在下一代人身上蔓延。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