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家庭生活一瞥\馮進

  家裏擺設什麼傢具、怎麼裝潢能反映住户的興趣愛好,個人身份,社會地位,文化背景,這個説法我們大概都會覺得有理。不過,經過社會學家一研究,室內裝潢這個庸常話題變得高大上起來了。

  美國惠特曼大學(Whitman College)的社會學教授詹寧(Michelle Janning)是研究美國家庭問題的專家。她在新著《家庭生活的物質組成》(The Stuff of Family Life)中分析美國人家裏的物件如何提供了有關個人及社會的資訊。從十幾歲離家、跨入成人階段開始,到戀愛婚姻,生兒育女,分手離婚,最後到年老體衰,作者按照人生的不同階段安排章節,從歷史、經濟、地理、宗教、政治、科技等多方面考察了傢什背後的故事。

  青少年上大學,離家搬入宿舍,常會帶上心愛的絨毛玩具和以前在家用過的牀上用品。這些“過渡”物件幫助他們完成從童年進入成人世界的遷移,緩解他們在陌生環境中的焦慮不安。不過,男生因擔心被笑“娘娘腔”,一般不好意思帶絨毛玩具。使用什麼品級的牀單、被褥則暗示了家庭經濟條件和社會地位,有可能讓出身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在富裕的同學面前自慚形穢,感到格格不入。大學生還喜歡在宿舍房間裏張貼海報。這既是出於個性化的心理需求,也是為了向同儕彰顯自己的興趣愛好。

  美國的千禧代(大約相當於國內的八○、九○後)總數七千五百萬,不但佔美國人口的比例最高,也是美國歷史上和父母一起居住比例最高的一代。大學畢業後他們可能會搬回老家,找到養家餬口的工作前先住在父母家的地下室,當個啃老族。不過,美國人傳統的成長軌跡還是二十多歲就離開父母,成家立業,自立門户。

  美國文化強調“二人世界”的重要性。儘管未婚同居的比例大大上升(這可能是出於經濟需要,也可能是對傳統婚姻觀的挑戰),社會依舊將婚姻視為長大成人的標誌與繁衍後代最理想的模式。美國獨門獨院的家庭居所中,總有一間房被認定為“主卧”。其設備不一定特別高級,但被視為遠離公共生活,保護個人隱私,發展親密關係的神聖地界。不光工作,連孩子都不能隨便入侵。美國四分之三的伴侶共用卧室裏的同一張牀,這符合社會的期待。在社交媒體、互聯網發達的當代,被保留的情書還是紙版為多,而且常被放在卧室中外人不易察覺的隱祕之處,賦予這份記憶特殊的神聖感、親密感。

  客廳裏到處可見的玩具汽車或樂高積木,手機 、數位相機或電腦上成千上萬的家庭照片,都顯示出現代美國家庭以孩子為中心的趨勢。當下美國孩子更多在室內活動,兒童用品已入侵成人的領地。兒童消費也受到公共輿論導向的極大影響,揭示出公共與私人生活的界限不再分明。然而,家庭生活中的性別分野依然明顯。美國媽媽多半承擔整理家庭照片簿的任務,她們更多掌管廚房裏的調料櫃而不是室內裝潢或DIY要用的工具箱。當代家庭的設計、擺設揭示了根深蒂固的傳統性別觀念,“家庭辦公室”的存在則再次顯示出公共與私人場域的交匯。

  分手、離婚帶來家庭破裂,但手機、電腦又提供了一家人跨越地域界限,保持聯繫的辦法。哪怕組成了自己的小家庭或選擇單身不婚,我們從父母或祖輩那裏繼承的餐具、傢具同樣讓我們感受到家庭的氛圍,甚至沉溺於懷舊情緒。還有,即便是衞生間、浴室這類極為私密的所在也逃不開公共話語的影響。因為個人都得學會怎麼通過保持個人衞生、家居清潔獲得社會的接受認可。

  家的定義為何,成員包括哪些,以及家居的建築結構和傢具擺設在不同的歷史時代和文化背景中的含義都各有不同。此書資訊完備,視角獨特,結構清晰,闡明美國家庭發展歷史與文化內涵,值得一讀。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