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貿易保護措施影響可控

  中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家 梁 紅

  美國總統特朗普3月22日簽署備忘錄指示其政府對中國採取一系列行動:

  對中國某些產品徵收25%的額外關税,提議徵收關税的產品清單將包括航空航太、資訊和通信技術,以及機械。

  美國貿易代表處(USTR)將通過世界貿易組織(WTO)的爭端程式對抗中國歧視性技術許可做法。

  美國財政部將同其他機構對涉及敏感技術的中國投資提出限制。

  美國貿易代表處發佈的Section 301 Fact Sheet引用的跨部門小組估計認為,中國政策對美國經濟至少造成了每年500億美元的損害。美國可能對中國500億美元商品徵收關税。美國貿易代表處計劃在數天內公佈計劃徵收額外關税的產品清單。

  我們認為,中國出口依賴度逐步下降,應對外部衝擊能力提升,直接影響可控。2017年中國經濟總量達到12.2萬億美元,500億美元相當於2017年中國GDP的0.4%或者出口的2.2%,直接影響可控。過去十年,中國出口依存度下降,出口佔GDP比重從2006年的35.4%降至2017年的18.5%。貿易順差佔GDP比重從2007年的高點7.5%降至2017年的3.5%。中國出口中加工貿易的比重大幅下降,反映內地產業鏈越來越完善。此外,“一帶一路”國際合作也帶動一部分中國製造和中國服務“走出去”。

  對於美國的貿易保護姿態,中國主要有兩個方向的應對策略的選擇:

  一是採取反制措施,比如對美國的某些進口商品徵收關税─這將導致雙邊貿易“交易成本”提升,對兩國增長均弊大於利,同時推升通脹水準,尤其是美國通脹。中國從美國進口,金額最大的商品類別包括飛機、汽車、大豆、積體電路等。對比美國從中國進口金額最大的商品(主要包括電話機、自動數據處理機器,以及服裝、鞋、箱包、傢具、玩具等),雙方貿易存在互補性,採取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對雙方都不利。

  二是較為“積極”地應對,即擴大開放、提升進口需求。從改革開放的經驗來看,擴大開放政策在中長期有利於產業國際競爭力的提升,催生內地“龍頭”。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政府工作報告指出,中國將加大改革開放力度,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外商投資方面,將全面放開一般製造業,擴大金融、電信、醫療、教育、養老、新能源汽車等領域開放。對外貿易方面,將積極擴大進口,辦好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下調汽車、部分日用消費品等進口關税。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從美國進口的主要商品中,關税較高的是汽車,税率為25%。而特朗普政府提出25%税率和中國汽車關税税率有關。

  另外,也不排除中國通過進口“騰挪”來減少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但是對中國從其他國家進口有負面影響。

  貿易衝突短期內會對雙方經濟造成負面影響,但中長期影響有限。如果美國對500億美元中國進口額外徵收25%的關税,短期內會對中國經濟特別是出口企業造成負面影響。同時也會增加美國的進口成本,進一步提升通脹壓力。從中長期看,全球貿易具有替代性,中國會增加對其他地區的出口,美國也有可能增加其他地區的進口。最終,中國出口總量受到的影響有限。

  目前中國內需韌性較強,宏觀政策有較多的騰挪空間。過去幾年,中國去產能、去庫存取得明顯成效。2017年,中國經濟增速加快,債務率增長勢頭也開始放緩。2018年中國下調預算赤字率0.4個百分點至2.6%,為未來的財政政策騰挪出更多空間。如果外需受到衝擊,內地宏觀政策仍然有足夠空間可以通過擴大內需調節總需求,抗擊外需可能的波動。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