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去機場的掛念/延 靜

  女兒每次回多倫多,年老的媽媽都要去機場送行,哪怕只在機場大廳前擁抱分手。但這次女兒走,提前幾天她就和媽媽説,您年紀大了,機場又很遠,從這次起,我回多倫多,您不要去機場了,就在樓前分手。媽媽點了點頭,但她心裏還是很猶疑。

  這些年,媽媽和女兒已經多次分別。近十幾年來,她和老伴先後四次去多倫多看望女兒一家。每次到達,女兒都去機場接她,久別重逢,心情愉悦自不待言。但住兩三個月後回北京,媽媽和女兒的分別,心裏的痛楚卻讓人難以承受。在多倫多機場,女兒挽着媽媽的手臂,心裏有很多話要説,但又感到侷促,一時又不知如何説好。最後時刻,女兒含着淚説:“媽媽,您多保重,我會回去看您!”説罷擁抱媽媽,眼淚止不住流下。

  在北京也一樣,過去十幾年,女兒每次回來,媽媽都到機場迎接,走的時候去機場送行。但現在,媽媽已進入耄耋之年,機場又那麼遠,去一趟談何容易。這次女兒回來,她只讓老伴一人去接,她在家裏焦急地等待。女兒在家呆了一個月,就要回多倫多了,她和老伴商量,我們老了,都八十幾了,是不是從這次起,我們就不去機場送行了。老伴開始猶疑,但考慮再三,最後還是同意了她的意見。

  臨行那天,女兒與媽媽在樓前告別後去了機場,但媽媽心裏不踏實,無言的焦慮掛在臉上。已經囑咐女兒到機場後來個信,但她知道,女兒的手機 是多倫多制式,在國內不能使用。她又期盼女兒發微信來,但她也知道,如果女兒到機場一時上不了網,微信是發不過來的。女兒走後兩個多小時,媽媽不時看鐘,心裏盤算着什麼。終於女兒發來微信,告訴媽媽:“一切順利,就要登機了。您要好好保重。到達多倫多,我會馬上發微信來。”這時,媽媽才舒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第二天清晨,媽媽醒來,第一件事就是讓老伴看微信,有沒有女兒到達的消息。“還沒有。”老伴看後回答。媽媽心裏算計着,十幾個小時該到了,遂催老伴:“趕快發微信問問。”片刻後,那邊外孫女發來微信:“媽媽乘的飛機已經安全落地,我們正在路上,馬上到達機場。”

  這時,媽媽才長長出了一口氣,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