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羅豪才先生/延 靜

  全國政協前副主席、致公黨前主席羅豪才先生去世,很感突然。他身體一直很好,喜歡運動,尤喜歡打高爾夫。幾年前聽説他身患小恙,我也沒往心裏去。突然得到他辭世的消息,不能不感到震驚。

  我認識羅豪才先生很晚,大概是二○○六年,他出任中韓友好協會會長,與大家見面,我是副會長,也參加了這次活動。他身材高大,面色紅潤,看上去身體很好。我告訴他我是北京大學東語系畢業的,他多少有些吃驚,説“我也是北大的,我們是校友。”後來才知道,他是北京大學法律系畢業,曾擔任過北京大學副校長。

  那年夏天,我和老伴兒去多倫多探望女兒,突然得到友協電郵,説羅豪才會長預定十一月訪問韓國,問我是否可以陪同。我回覆當然願意,並告九月中旬回京。

  那年十一月,羅豪才會長率中韓友好協會代表團訪問韓國,受到高規格的接待。韓國國務總理韓明淑會見了代表團,韓中友協等友好團體負責人與代表團進行了會見。羅豪才還拜訪了他在韓國法律界的老朋友。他不是外交官,而是法律專家,但他與韓國各層次人士的交談,根據不同對象,無論談國際問題還是談國內問題,所作表述均十分得體合理,引起我對他的敬重。

  訪問中他還告訴我,他出任中韓友協會長深感榮幸,也會努力把工作做好。原來他很喜歡韓國,也曾不止一次訪問過韓國。他還談到,他很喜歡韓餐,並開玩笑説這也可能是他被選為會長的一個原因。記得那次訪問歸來,他請全團成員在一家韓餐館,品嚐韓國燒烤、煎餅、冷麵等美味。

  羅豪才擔任中韓友協會長期間,多次設宴招待來北京的韓國各界朋友,我多陪同。有的韓國朋友喜歡打高爾夫,這也是羅豪才的最愛,於是約定時間,到北京郊區高爾夫球場,一場友誼比賽便開始了。我是高爾夫門外漢,一般缺席,但每次回來,他都讚賞對方的球技,説打得很盡興。

  羅豪才擔任中韓友協會長五年左右,因年事已高,退出會長職務,但仍留任名譽會長。後來突然聽説,他身體不好住院,但稍微恢復後,他仍招待專程前來或路過北京的韓國朋友。他很熱心中韓友好事業。

  晚年的羅豪才,受夫人去世的打擊很大。我有幸也見到過他的夫人,那是一次前往長春參加韓國錦湖集團輪胎廠竣工儀式,羅豪才偕夫人應邀出席。他的夫人是一位大學教授,言談穩重,舉止端莊,夫婦共同生活了幾十年,恩愛有加。但不幸的是,夫人因病先逝,對羅豪才打擊之大可想而知。其後,據説他停止了他酷愛的高爾夫球運動。

  我與羅豪才先生接觸十分有限,但印象很深。他雖身在高位,但和藹待人,處事謙和,言談舉止,恰當得體,這些品德將永遠留在我的記憶之中。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