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莽攆劉秀的事兒/二月河

  圖:“王莽攆劉秀”是南陽市的民間傳説故事/資料圖片

  “十繡王莽攆劉秀,攆得劉秀沒處藏,一十三歲來南陽。”——這是南陽民歌曲調,今天的人還在傳唱。

  劉秀是十三歲到南陽來。他老家在湖北棗陽。

  西漢末年的社會形態,是個豪強集團的積累結構,豪強?豪強什麼樣子,我們誰也沒見過。大約是一團一團的勢力結構罷。沒有人告訴我們豪強是怎樣的樣兒,靠什麼立足於社會,和別的豪強又是怎樣往來。我坐在書齋裏想破了天靈蓋,只能約莫一個大概其。幾村幾鄉出那麼一姓一族人家,這裏的事不用經官動府,就是這一姓,或這幾個人説了算。但範圍不會太大,太大了就有點割據的味道了。豪強就是能為鄉里人説理,他説了算,他説了就是“理”的人。劉秀就是這樣的人,和哥哥劉縯結成團——把米從湖北運往南陽,過河再送洛陽供首都使用。這聽起來像是“倒爺”。其實有了自己集團的武裝,這樣的倒爺就是豪強。這裏的劉秀是這樣,那裏的赤眉起義也是豪強支撐。看你幹什麼,看歷史對你的認可或否定。

  其實王莽也是一位豪強,只不過他沾了皇親,姑姑是皇后,又當了太后,有些個依仗了政府的勢力和實力。他佔據着新野封地,有莊院有武裝,劉秀的力量和他相較,真的是小巫見大巫了。

  即使如此,劉秀的地方勢力也很驚人,宛人當時唱“做官當做執金吾,娶妻當娶陰麗華!”。執金吾不必説了,那是穿得很牛,什麼事都要插一手的憲兵。陰麗華全南陽可就一位,是“市花”,就成了劉秀的妻。李白有詩云“麗華秀玉色,漢女嬌朱顏”,説的便是她。就這一個,嫁給了劉秀。劉秀的勢力是靠他的實力爭得的,那就是他的產業和他的能力。

  王莽肯定對劉秀有相當的了解。西漢東漢之交,全天下皆講究“圖讖”。術士們為豪強們預測全天下形勢,一省形勢,一地一人發展趨勢,講究圖讖——地下挖出一塊石碑,井裏出現了什麼異彩,修墳造屋,都出這玩意,説出圖讖這種理論依據,也就有人堅信。可能有人將劉秀家的事編成這種東西,給王莽打了小報告,説有什麼“天子氣”就在南陽一帶可能附在劉家。

  自己想當天子的王莽便下令捉拿。“王莽攆劉秀”的事就出來了。一個人跑,一個人追的事根本是説不通的,不會有那種事兒,據我想“王莽攆劉秀”與時俱生,但當上東漢皇帝既是劉秀,劉縯也就不去説他了。

  遍佈南陽“王莽攆劉秀”的遺蹟分佈很多,少年時就聽媽媽説過。

  某處有一口井是傾斜的,是劉秀逃亡路上口渴,想喝水,要求“井斜一點,能走進去喝水”——這井就有了。

  還有,劉秀躲在山溝裏一株特大的馬齒莧下,他便封馬齒莧是“長命菜”,風吹日曬,馬齒莧皆能衍生,由此達天,天上老鷹見到,在上頭搖翅大呼“溝……裏、溝裏……”,給王莽的兵報信。劉秀震怒之餘,説:“死無屍體的呆鳥”。於是鷹死之後的屍體民間便看不到。烏鴉在旁叫“瞎話、瞎——話”,劉秀就取了一塊銀牌給他掛上,便是現在的“白脖老鴰”了。

  某處山崖草叢,劉秀夜宿在這裏,有石台,也有石牀。

  天將亮時,會有一陣很暗,也是劉秀需趕夜路,下了命令的。

  諸如此類的傳説遍佈遍傳於民間,是諸多的“南陽哼”。然而真假如何,無人考證。

  只有地處石橋附近的“麥仁店”確見史冊。劉秀逃荒困頓,在麥仁店歇息,中午無糧,取麥仁與眾人食之,這是見於史冊的,南陽人説“肚飢好下麥仁飯”由此而來。在南陽南召還有一處皇后鄉,地處辛夷樹林深處,窮鄉僻壤之間。説是劉秀在此生了重病,受一女子救護幫扶,漸生愛意,冊封女子為後。結果是這女子命薄,上鑾輿到洛陽皇宮,路途顛簸,車下不幸命亡。這故事夠悽美,但這鄉就叫皇后鄉。到底有幾多真實,待考證吧!

  真正與劉秀命運真切相關的地方是葉縣。

  這地方名叫“紅陽”,李白詩裏也是説過的“走馬紅陽城,放鷹白河灣”,説的就是它,是南陽的衞星城市,昆陽之戰就發生在這裏。

  王莽發兵四十萬圍困昆陽,昆陽劉家漢軍是多少人?九千。

  這是王莽的主體部隊,還有專門飼養的象虎豹之類的“獸兵”,長得高大無與倫比的“巨無霸”將軍等等,能派上用場的都派來了,將昆陽圍得裏三匝外三匝。射進城的箭像下雨一樣,城裏的兵到井中汲水,都要負上門板,用來擋箭。説也有怪,城中守軍雖然驚惶無地,但劉秀出來巡城,穿着紅衣服從容不迫繞軍一週,所有的軍人心緒都安定下來。這就是鎮靜的功效了。有人會問,為什麼穿紅衣?黃的、灰的、藍的、雜色的不行嗎?不行,因為紅色是漢家的國色,是民眾心中的圖騰主色,表示着恢復漢家衣裳,漢家必勝的信心和理念,也代表着義軍將士抗擊制勝的決定意志——就是這樣,王莽的四十萬大軍在糟糕的天氣下潰敗,完全不可收拾,昆陽之戰就這樣打下來,打勝了。

  但南陽的漢家天子卻殺掉了劉秀的哥哥劉縯。已經幾次了,記載要害劉縯都是中途而廢,劉縯本來就虛驕侫信天命,在他真的以為自己命中註定要當天子時,卻遭了毒手。

  劉秀手下的二十八宿等將軍,可以説原來是以劉縯為主的隊伍中歸從下來的,劉秀昆陽一戰下來,這些將士們都認為“劉文叔將軍怯小敵不怕大敵”,他的威信這樣樹起來,劉縯又遇害身故,將軍們“另擇明主”當然就選擇了劉秀。

  劉秀這樣回到南陽,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模樣,與人交往唯恭唯諾,説起哥哥,他雖心如刀扎,也還是滿臉堆笑與人交流,暗地裏劉秀已確定了“走”的決計。

  他從南陽離開,一直打到中原,又向北到邯鄲,收伐人眾,招降納叛,而劉縯的這些統兵的將軍們則追趕劉秀,下決心要在劉秀麾下去打江山。劉秀的主將陣容就是這樣形成的。

  所謂的“王莽攆劉秀”在我看來,是劉秀勝利之後為昭示他的“真命”而設造的政治傳聞。聽起來驚險,其實沒事。而真正的實情,那真是驚天地泣鬼神,聽起來令人渾身起慄。慘烈的昆陽之戰,劉玄的全力追殺,有鴻門宴式的謀害,也有山野小道的劫害,都發生在不長的一段時間裏。

  但百姓們寧可還是信這傳聞。從個人角度看,這裏的人造玄機和帶濃重的玄學意味的社會角逐,更為貼近普通民眾的心理觀念的罷!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