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邀請特朗普會見的動機/延 靜

  金正恩邀請美國總統特朗普會見,反映在新形勢下,朝鮮正在摸索一條保全政權的新路,多種因素促成此事,筆者願意就此發表一點粗淺的看法。

  近幾年,朝鮮發展核導,造成半島局勢緊張,受到國際社會的譴責。聯合國安理會多次通過決議制裁朝鮮,加之美韓的單邊制裁,使朝鮮處於日益困難的處境。美國還藉機推行對朝“極度施壓”政策,妄圖迫朝棄核,更圖謀扼殺朝鮮。朝鮮心知肚明,儘管開發核武取得初步成功,但深知繼續與美國對抗不是其對手,長此下去不僅於民不利,也難保政權穩定。

  與此同時,朝鮮也看到,特朗普上台,是個沒準繩的人。他就任前就曾表示,如有機會,他願與金正恩見面。上台後也説過他與金正恩有“聯繫”,但未多解釋,且閃爍其詞。而朝鮮估計,以核武為籌碼,表面做出一些鬆動,提出金正恩願與特朗普見面,或許能得到同意。

  朝鮮最高領導人從未與美國在任總統見過面,也沒有這樣的機會。金日成早年曾訪問過蘇聯和東歐國家,金正日只訪問過俄羅斯,遠未融入國際社會。儘管金日成上世紀70年代曾會見訪問朝鮮的美國記者,呼籲改善朝美關係,但美國未予回應。朝鮮與美國幾十年來一直處於敵對狀態,近年朝鮮頻繁恃核,美國炫耀飛機和艦艇,一度局勢劍拔弩張。在此情況下,金正恩與特朗普見面,將令世界矚目。

  金正恩上台已7年,其風格與其父金正日不同,也與其祖父金日成有異。金正恩畢竟留學過外國,具有某種程度的國際視角。他逐步看清,按舊的模式建設社會主義,難取得真實成果。發展核武,投入巨大,又不勝負擔,而且影響民生。朝鮮已逐步改變固有體制,更多關注民生改善,也取得一些進步。當然總看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還面臨很多困難。

  朝鮮看到韓國平昌冬奧會是一個機會,文在寅也是可資利用的“二傳手”,於是起步改善與韓國的關係,緩和半島局勢,衝破聯合國安理會和國際制裁。得手後又考慮鬆動與美國的關係。金正恩在會見韓國特使團時表示願會見特朗普,並稱“如朝鮮安全得到保障,沒有理由擁核”,允諾“會談期間不試射飛彈”,對美韓軍事演習也表示“可以理解”。

  綜觀朝鮮政策,是以核武換取安全的一種手段,也符合朝鮮一貫的主張和方針。至於“金特會”是否能如期舉行,能談出什麼結果,現在難以預測,有待進一步觀察。

  原資深外交官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