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的票或永遠要不回/沈薇薇

  立法會補選曲終人散,儘管在議席數量上建制派與反對派“平分秋色”,但不論是投票率還是得票率,反對派顯然是遭遇“滑鐵盧”。這一結果必會對“泛民”陣營未來發展產生深遠影響。內部爭鬥、內訌乃至路線之爭,都會進一步激化與公開化。實際上,遠的不説,只以在個別選區內部,諸如民主黨與范國威的利益之爭、民協與公民黨在九龍西的勢力瓜分,都將逐漸顯現。

  政治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此次補選,“泛民”看似“團結”,背後卻是無奈甚至極其不情願的“聯合”。許多政黨本身就是多年的死對頭,有些甚至表面上的和氣也無法維持,只是迫於整個“泛民”陣營的壓力,才不得不做出一個合作的樣子。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民主黨與范國威之間的關係,雙方可謂積怨極深。當年范國威為求上位,不斷在黨內製造矛盾,最後更大張旗鼓地拉走民主黨新界東的大多部區議員,另立組織。其後不斷在一些具體問題上發生罵戰。但雙方最大的矛盾不僅僅在這些歷史恩怨之上,而是存在實實在在的利益衝突。民主黨在新界東與范國威的新民主同盟選票有重疊成份,過去兩次區議會選舉,雙方都曾出現直接對抗的局面。范國威正不斷蠶食民主黨的地盤,而民主黨第二梯隊害怕無法上位又極力反制,關係可謂勢同水火。

  選票利益零和遊戲

  此次民主黨在新界東不斷為范國威站台,實是無奈之舉,因為他們深知,“過”給范國威的選票,極可能再也要不回來。實際上范國威此次得到最多選票的,就是民主黨區議員的選區。到下次立法會選舉,選民必定會有一大部分會流到范國威的團隊;而區議會選舉,范國威的候選人又必定會搶走民主黨的票。雙方實際上是零和遊戲,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因此,如果民主黨再不尋找機會,則該黨在新界東的票倉都將成為范國威的作嫁衣裳,該黨也會不斷沉淪。這涉及生死存亡的問題,豈會輕易罷休。可以預見,民主黨與范國威絕不可能因此次補選而“言和”,更大的選票利益暗湧正在流動。 青年時事評論員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