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頭軍師”朱凱廸害死“泛民”/張子民

  反對派補選失敗,被寄予厚望的姚松炎未能在九龍西勝出,嚴重打亂了反對派的策略部署。連日來坊間不斷有輿論稱,姚松炎是輸在不尊重傳統“泛民”、只顧網上宣傳忽略地區工作,甚至攻擊民協沒有出力等等。實際上,以上所有都是藉口,反對派真正的死因固然在於不得人心,但幕後決定競選策略與操作手段的朱凱廸,必須負上主要責任。

  選舉總有輸贏,得一席輸一席本不用看得太重。但此次補選意義卻非比尋常,從更宏觀的角度去看,不僅僅在於打破了“選票黃金比例”、打破了反對派“逢補選必勝”的定律,而在於建制派贏得了民意,這遠較於席位本身來得重要。正因如此,“泛民”的失敗,也在於失去了民心。如果反對派不改變與中央對抗的本質、繼續支持“港獨”、“自決”,這種民意支持的滑坡只會不斷上演,無可避免。

  若從戰術角度看,“泛民”在九龍西的失敗,敗在操盤手的低劣。姚松炎本來拿着一手好牌,既有被DQ者的悲情元素,又有“泛民”所有力量全力支持的實力,再加上沒有了“自決派”參選人,基本上是“躺着都能贏”。但作為九龍西的操盤手朱凱廸與莫乃光,尤其是前者,不僅競選核心策略出錯,對待選民的態度出錯,最後一天的拉票策略同樣出錯,直接送姚松炎走入死亡之途。

  自以為是狂妄幼稚

  朱凱廸自以為聰明,不屑傳統競選方式,不僅不願意設立與選民直接溝通的“街站”,更沒有任何誠意去解答選民對DQ以外的所有問題。將絕大部分精力放在網上宣傳,姚松炎的選舉廣告固然令人“賞心悦目”、口號也看似激動,但除了能贏得到即使沒有廣告亦會投票的死忠分子支持外,對其他選民根本沒有任何作用。朱凱廸大概以為兩年前立法會選舉時,他走的“悲情競選策略”可以復製到姚松炎身上,但這種“悲情”效果一次或還可以騙得同情,再用、三用,簡直是當選民傻瓜。

  最為可笑的手段在於競選前一天還在搞“單車競選”宣傳,明顯向其“台灣師傅”偷師,這種做法除了能令自己感覺良好外,只是純添笑料。且不説姚松炎沒有政治魅力,他不論長相、氣度均與“政治明星”相差太遠,僅以“單車巡遊”究竟想要達到怎樣的目的而言,都令人摸不着頭腦,是典型的“呆子”手段。

  不僅是在競選期間,在反對派“初選”期間,朱凱廸為圖完成任務捧姚松炎上位,而不惜製造輿論對“老將”馮檢基極盡攻擊辱罵之能事,嚴重打擊了民協的支持者,寒了一大批“泛民”的心。當然,這一點朱凱廸是不可能承認自己有錯的了。

  反對派幕後的政治勢力,大概極想將朱凱廸捧成“泛民”的“大腦”與“軍師”,希望栽培他成為日後的“核心”。但事實證明,朱凱廸除了賣弄“悲情”外,根本嚴重脱離實際,是一個態度上囂張、策略上幼稚的低水平政客。反對派要想靠他,真的會成為“狗頭軍師”的“獃子”。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