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派之敗不在策略而在人心/方靖之

  任何沒有政治偏見者相信都會認為,反對派在這次立法會補選中大敗:

  一是在九龍西地區補選中,建制派候選人首次在單議席單票制下,擊敗反對派候選人,這是過去從未發生過的事情。選前反對派對形勢還是顯得信心滿滿,其中一個依據就是反對派在過去補選未嘗一敗,另一依據是反對派基本盤大於建制派,而這次鄭泳舜一舉擊破的不單是姚松炎,更是反對派所謂“補選不敗”的神話。

  二是打破立法會選舉所謂6比4的“黃金定律”。在這次補選中,反對派在三個地方選區的整體得票率大跌至47.4%,反之建制派則大幅上升至43.2%,兩者差距大幅收窄至只有4%,當中雖然有補選投票率低等因素,但所謂“黃金定律”顯然已“含金量大減”,反對派依仗的優勢已不復存在。

  “狗咬狗骨”流失選票

  三是補選激化了反對派的內鬥。這次反對派潰敗的一個原因,是“自決派”在選舉最後階段發動“焦土策略”,呼籲支持者寧願投白票,也不要投票給反對派候選人。此舉導致反對派候選人流失大量“自決”選票,再加上政治氣氛冷靜,不少反對派支持者都沒有出來投票之下,終導致反對派在補選中遭受重創。今次補選不但暴露了反對派內的各懷鬼胎,更激化了內鬥內訌。姚松炎派系在落敗後第一時間找“替死鬼”,將矛頭對準“青年新政”和民協馮檢基,指他們拖後腿令姚落敗,引發反對派新一輪內鬥。

  反對派選後隨即找出一籃子理由解釋敗選原因,但從反對派人士及學者的選後分析可見,他們只是聚焦于所謂“策略”,説姚松炎的選舉策略“離地”,一味着重網絡宣傳,缺乏傳統的拉票活動,選舉工程不夠實在;又説他沒有爭取反對派政黨支持,缺乏地區樁腳;甚至有陰謀論説是民協抽刀、“自決派”的“焦土策略”造成。反對派報章的社評更指:“民主派應檢討抗爭戰略、選舉策略,提高下次九西、新東補選的勝算,重奪立法會直選組別的否決權,並為2020年立法會選舉打下基礎。”意思是反對派之敗、姚松炎之敗是因為選舉策略所致,但究竟選舉策略有何致命錯誤,導致數以十萬計的票源流失呢?有關社評沒有説明,反對派的學者沒有解釋,總而言之,這次補選大敗只是策略上的失誤,不是個人的失誤,更不是反對派的失誤,這樣的分析不但是隔靴搔癢,更是文過飾非。

  這場補選從何而來?就是由於立法會宣誓風波而出來,從一開始,這場補選已經賦予很大的政治含意,“眾志”羅冠聰曾揚言,這場補選是檢驗市民是否接受政府DQ,如果反對派輸掉一席即是指市民接受DQ云云。當然,這原本只是羅冠聰的激將法,他萬料不及自己一語成讖,反對派一下子失落兩個議席,但他至少講出了一點,就是這次補選確實是一場民意的檢驗戰,檢驗市民對於DQ、反“港獨”、維護香港憲制秩序、社會泛政治化等政治議題的看法,更是一次對反對派和建制派的考驗。故這次反對派之敗不在策略,而是敗於他們失去民心,當中不只是失去中間選民,連部分反對派支持者也不認同,寧願不投票,導致反對派的大敗。

  在三個直選區中,反對派一直認為姚松炎最有優勢,因為姚松炎在反對派“初選”中以高票獲勝,挾着各大反對派政黨組織支持的威勢,且有被DQ者的“政治光環”;再加上反對派在九龍西的基本盤一向大於建制派的優勢下,斷沒有落敗之理。

  選民普遍認同DQ理據

  將姚松炎落敗諉過於馮檢基袖手旁觀,這未免太過簡單。姚松炎是三名反對派候選人唯一被DQ的,有人説他被DQ者的身份是一個“光環”,但補選結果足以説明被DQ者身份根本沒有多大作用。原因很簡單,對於大多數選民而言,他被DQ是因為在立法會宣誓上搞事而引致,外界並沒有太大同情。及後在周庭等人被選舉主任取消參選資格之下,姚松炎卻成功“入閘”,也令不少市民覺得不合理。這些人並不一定是建制派支持者,也有中間選民。姚松炎流失大量反對派選票,更流失不少中間選票,正説明不少市民都認可DQ,甚至認為他是自作自受,令到“反DQ”牌發揮不了作用。而反對派自作聰明,在各區大打“反DQ”牌,結果令到得票大量流失。

  另一個值得分析的是港島,建制派與反對派近年在地區直選的總得票進一步收窄,這個趨勢以港島最明顯,港島由反對派的票倉變成勢均力敵,反映了什麼?反映反對派逐漸失去中產階層的支持。反對派這幾年做了些什麼?發動“佔中”;在議會發動“拉布”、癱瘓議會;阻礙撥款,狙擊基建工程,令大批專業人士及建築業人士生計艱難;阻礙政府拓地建屋,導致樓價急升等等,這些行為都是與中產作對、與市民為敵,近年港島的反對派票源不斷流失,正是中產以選票表達對反對派不滿,為什麼反對派竟然不作檢討?這次區諾軒險勝,根本不值得高興,主要原因是“香港眾志”大打同情牌發揮了一定作用,但此消彼長的趨勢是很明顯的,反對派繼續倒行逆施,失敗只是時間的問題。

  反對派補選之敗,不在策略,而在政治定立,看不到民心思變、民心思穩,看不到市民反對“港獨”“自決”的反感,看不到市民希望集中精力發展經濟改善民生,這是定位的錯、路線的錯,不是策略的錯,反對派不看清這一點,檢討也是白做。

  資深評論員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