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盡弓藏話基哥/屈穎妍

  “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這陣子看到“馮檢基”三個字,腦海就會冒出司馬遷這名言。因為已經政治自盡的馮檢基,在姚松炎九龍西敗選後,還被同路人拿出來鞭屍説:罪在基哥。

  先簡述一下狀況:因議員被DQ空出來的九龍西立法會議席,反對派扮民主搞了個初選,結果大家選出姚松炎作代表出戰九西,次選就是九西“地膽”馮檢基。

  不知哪裏吹來的風説姚有可能再度被DQ,姚松炎和他的競選“大腦”朱凱廸議員怕第二位的馮檢基會順勢補上,決定推翻民主投票結果,迫令馮退選。最終,馮公開宣布棄選,而姚亦未被DQ並獲參選資格,卻與民協和馮檢基種下嫌隙。

  你不讓我選,卻要我助選,我想天下沒有如此大方的政客。姚松炎空降九龍西,卻要拿馮檢基的票,基哥肯,選民都未必肯。姚松炎敗選後,身為幕僚的朱凱廸和一眾反對派劍指馮檢基,指他拉票不力,累姚敗陣。基哥忍不住在臉書反擊:“要揾代罪羔羊,都揾得醒啲吖!”“有人要我哋幫手攞埋黃毓民、游蕙禎啲票,否則民協要負責,咁都講得出口?”

  真是成也基哥,敗也基哥,重點是,沒得選也是基哥。

  馮檢基本是實幹派,1983年當上市政局議員,1988年在深水埗當區議員,1991年成為立法局議員,30多年扎根九龍西,成了盤踞一隅的老樹。

  這些年,反對派基本上不談民生,只玩政治。馮檢基棄實幹路不走,追隨新一代政客玩文革式“遊戲”,結果火燒回自己身上,朱凱廸挾着新一代票王之勢,不但把基哥在選戰場上趕盡殺絕,連敗陣責任都賴到他頭上。

  時不我與,曾經的深水埗票王,今日已如江湖上雙目失明的金毛獅王,在反對派屠獅大會作最後反擊。看到被遺棄的馮檢基,心中閃過一陣悲涼,65歲,對“黃衞兵”來説,不兔死狗烹,已屬恩賜。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