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競賽”對手和裁判長/徐貽聰

  在《大公報》今年三月九日刊發的《哈瓦那的“四隻老虎”》一文中,我曾談到我同古巴的華裔將軍、古巴中國友好協會會長邵黃的交往和友情。回憶之中,想起我曾同他進行過的一場“比賽”,當然還有它的動因和裁判組,很想説給大家聽聽。

  事情的原委和經過是這樣的:

  故事應該是在一九九四至一九九五年之間。在那段大約延續兩年之久的時間裏,古巴的主要領導人卡斯特羅主席和勞爾副主席等經常來訪中國使館,有時也會請我和使館的主要成員去古巴的國賓館─小湖區賓館,談論兩國關係和世界事務,每次的時間都比較長,最長的幾次超過八個小時,因而一起午餐或者晚餐是少不了的內容,而且基本上都是用中餐。我方的飯菜自然是由使館的廚師準備,古巴方面的中餐則由邵黃將軍的姐姐安赫拉籌辦。安赫拉出生在中國廣東,後隨父母僑居古巴,廚藝相當不錯,因而常被“借用”,為我們的聚會主廚。

  經過幾次聚會以後,勞爾副主席對邵黃和我建議,在我們兩人之間開始一場烹飪競賽,由裁判組對每次的飯菜進行“色、香、型”的評比,給出分數,一年後誰得到的分數高,誰就是冠軍。裁判組由卡斯特羅總司令、他本人,還有經常參加的其他一些黨政領導成員同志組成,多為古巴共產黨中央政治局的成員,總司令擔任組長。

  於我,勞爾的建議當然求之不得;邵黃則因為條件有限,他的姐姐也非專業廚師,因而有些猶豫,但也很快表示贊同。

  比賽旋即開始,並由勞爾副主席予以宣布。我和邵黃分別主辦過幾次聚會並經裁判組評判之後,勞爾私下對我説,你們兩人的比賽進行得不錯,大家都很肯定。當然,你有從國內運來的原材料,廚師的水準也比較高,你的得分高一些是必然的,你不應該驕傲。準備在年底前再組織幾次比賽,然後請總司令宣布比賽結果。可能讓你們兩並列第一,以體現兩國之間的友誼。

  勞爾的話讓我很高興,也很感動,當即表示了擁護。

  但是,我于比賽次年的九月接到調令,不久後便離開崗位,比賽因此中斷,未能有機會讓卡斯特羅總司令宣布最終結果。

  坦誠地説,我對這樣的比賽感到非常驕傲,因為我相信,能夠在這樣的層次裏進行如此內容的比賽,密度又如此之高,特別是比賽能有如此特殊的裁判組成,恐怕古今中外的歷史上都很難再找到他例。雖然對無有最終結果感到多少有所遺憾,但古巴領導人對中國的友好情誼、邵黃將軍的全力以赴和大力配合,都讓我永誌難忘,不斷感受到兩國友誼的高度和厚度。

  一個故事,一段佳話,給過我許多啟示和動力,而且每次想起內心都激動不已,情思綿綿。我相信,讀到它的人一定也會動容,會感受到中國和古巴之間源遠流長友誼的珍貴和內涵。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