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長壽,離不開養生癖好和中西醫互補/馬 超

  圖:鍼灸和煲湯都是香港人養生的祕訣/資料圖片

  香港作為世界上長壽榜首,經常在各項長壽評比中和日本之長壽比肩,甚至趕超。日本厚生勞動省二○一七年七月二十七日發佈,二○一六年香港平均壽命連續第二年居於世界第一,男女平均壽命分別為八十一點三二歲及八十七點三四歲,女性壽命更首次超越日本,成為“雙料冠軍”。可是,更為有趣的是,香港和日本,特別是香港,以工作節奏之快、工作壓力之大著稱。這似乎是悖論,為何如此勞累如此高壓力之地,還能長壽?我想,這和香港市民的養生癖好分不開,更與中西醫互補的醫療環境緊密相關。二者缺一不可。

  先是香港市民之養生癖好。初來香港,被廣東一帶的煲湯文化深深地吸引,前不久帶一位來港遊玩的韓國小姑娘去喝湯,她説她覺得湯裏面有豬肉味和韓國的不同。韓國煮肉大多以燒烤為主,還佐以辛辣,可是,各種湯料最精華的營養,比如膠原蛋白等,都是被慢火煲出來的啊。香港人喝湯的考究,不僅隨身體狀況變化,還隨着季節變化。

  地鐵站和鬧市區還有大街小巷隨處可見的專業湯舖頭,還有高檔餐廳菜牌總少不了的湯品,用香港人的話説,一日無湯滿臉瘡,意思是離開湯就長痘痘。夏季濕氣重,要注重除濕;秋季燥,要潤燥滋陰;冬季暖身;春季扶正養肝。正所謂,春生、夏長、秋收、冬藏。如果喝湯不方便,還有大街小巷隨處可見的涼茶舖,雖是涼茶舖,也是配了各種應季的除濕、潤燥、美白等等功效的中藥湯。第一次來,就被這些世界任何地方都無與倫比的湯湯水水給震住了!怪不得,很多移民到加拿大和澳洲的香港人,對香港無比懷念,湯水是重要的元素之一。此外,香港可以吃到全世界最新鮮的食材,三趟快車也是將大陸最新鮮最有食物安全保障的食品運送到港,這在食材上保障了香港的不病從口入。

  前不久,我與來港參加馬拉松比賽的德國頂級名醫Kristian Rett教授一同上南丫島,一位九十多歲的老婆婆精神矍鑠地擺着小攤,叫賣着自己的養生湯料,湯料大致有紅豆、綠豆、黑豆、紅棗、枸杞等成分,並稱自己就是每天喝這湯,才能夠如此長壽並健康。這讓幾位德國友人饒有興趣,更吸引了Rett教授買了十包帶回德國煲湯養生。Rett教授是德國治療糖尿病的頂級專家,治療主張一向是能不打胰島素就吃藥,能不吃藥就多運動。他高度認可食療的作用。

  有人説,廣東一帶在飲食上和香港相似,為何香港還是穩居長壽榜首?除了吃,還有醫。和湯水一致的,香港還有大街小巷隨處可見的中醫診所,定期喝些湯藥,是港人基本款。香港對中藥材質素的重視,也讓人覺得在香港吃中藥更放心。這也吸引很多內地的名醫來香港進貨,比如治好過疑難雜症無數的深圳九星堂,都選擇香港的中藥商進貨。據九星堂師傳四大名醫施今墨老先生的王老師説,來問醫的癌症病人,大抵離不開飲食和環境污染,同時也離不開過度情緒化,當然,這也和診斷手段發達有關。

  説到診斷手段,西醫的光學電核技術的先進,剛好與中醫互補。香港有世界最新進的私家醫院加上費用低廉的公立醫院,而且很少存在過度治療的情況。很多內地剛來香港的人感冒發燒去醫院,醫生只給開幾袋西藥,很少輕易打針輸液。慢慢的,機體免疫力的上升會打敗抗生素的依賴。

  西醫縱然再高的科技,還是有短板,比如對疼痛、慢性病和精神性疾病方面。九星堂王老師説,中醫三百六十五個穴位,疾病處於哪個階段,是可以通過穴位組合用針來掌握的,而上萬種草藥,也是可以通過種類和用量來調配的。而西藥是藥廠統一調配出來的,況且西藥的研發幾乎是小白鼠試驗出來的,小白鼠的體重和人類相去甚遠,加上是四腳爬行動物,而且白鼠不像人具有思想。這比如,精神類疾病,西醫幾乎是束手無策,只能讓病人鎮定,而不能修復和營養神經。這恰好是中醫的強項。

  和Rett教授一同來港的德國友人,在交流中,他們流露出對中國文化特別是中醫文化的濃厚興趣。另一位德國醫療教授與我分享,她有兩個孩子,第一次懷孕時,突發鼻炎,每天不停地流鼻涕,於是看醫生,説是突發性鼻敏感,要頻繁地霧化治療,如果根治,還需要儘快手術。孕期手術不是首選,於是想來想去,到一位中醫培訓過的德國醫師處做鍼灸治療,面部和肩部佈滿了針,也是勇敢的嘗試。不過,一次過後,鼻敏感即刻緩解了。過了一週再去扎第二次,奇蹟般地好了。到第二次懷孕時,又是同樣的症狀,雖然不如第一次嚴重,仍然用同樣的二次鍼灸,鼻敏感完全不用手術。

  都説食藥同源,吃好醫好,才能追求真正高質量的長命百歲。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