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供給側改革拉開大幕/西南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 朱 斌

  隨着一系列政策新規的出台,A股的供給側改革的大幕正在徐徐拉開。

  上週五證監會發布資訊,擬對《關於改革完善並嚴格實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見》進行修改,並公開徵求意見。強力退市制度正在路上漸行漸近。與此同時,監管層對於科技類企業正在啟動快速通道制度。未來,管理層有可能對屬於四大領域(生物科技、雲計算、人工智慧、高端製造)的獨角獸企業IPO逐步推進即報即審制度,這將有助於中國本土獨角獸企業快速進入A股市場,從而為A股投資者創造紅利。這兩個方面的政策動向,一正一反,拉開了A股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大幕。

  堅實註冊制實施基礎

  在A股去除過剩舊供給方面,退市制度的修改與嚴格執行,將使A股打下更好的註冊制實施基礎。當前的徵求意見稿,主要包含三個方面的內容:

  其一,對於上市公司存在欺詐發行、重大資訊披露違法或者其他重大違法行為,交易所對其實施暫停上市和退市處理。這將具體的處罰權從證監會下放到交易所,有利於明確執法責任,減少處理環節,提高執行效率。

  其二,刪除原先有關上市公司因欺詐發行、重大資訊披露違法暫停上市、終止上市具體情形的規定,以及相應終止上市例外情形、恢復上市、重新上市規定。這意味着今後退市將一退到底,不再存在重新上市或者恢復上市的情形。今後炒作退市股票將得不償失,因為退市之後將不再重新上市,其股價也將從上市時的流動性溢價變為退市後的流動性折價。而對於當前有重大造假嫌疑的一些個股,其股價將存在進一步大幅度下跌的風險。

  保障A股上市公司品質

  其三,將進一步加大對財務狀況嚴重不良、長期虧損、“殭屍企業”等符合退市財務指標企業的退市執行力度。這一措施的落實將提升A股的退市公司數量,保障A股上市公司的品質。從2016年開始的註冊制改革之所以很難獲得推進,重要原因之一就是A股的退市制度尚未形成良性運作。如果沒有相應的退市率配合,註冊制的實施只會使A股不斷臃腫,最終影響到A股的融資功能。因此當註冊制被延期後,儘快建立運作有效的退市制度就成為監管層的當務之急。

  2017年,A股只退市了五家企業,佔全部A股比重僅為0.14%,遠遠低於歐美成熟市場6%左右的退市率。從A股理念退市表現來看,與此同時,當前A股確實也存在着大量財務狀況嚴重不良、長期虧損的殭屍企業,如A股目前有近30家*ST公司,還有近百家主業基本不具有盈利能力的企業。這些企業未來都需要逐漸清除出資本市場。

  我們預計,退市制度的修訂僅僅只是A股供給側改革化解“殭屍產能”的開始,未來管理層還將進一步出台相應的退市配套制度,如投資者訴訟、賠償制度,進一步完善退市制度的可操作性,並最大程度保護中小投資者利益。

  在創造新產能方面,管理層對上市制度的靈活調整,將使更多中國本土“獨角獸”企業留在A股,為投資者提供更加優質的投資標的。根據美國市場研究公司CB Insights的數據,當前全球共有200多家創業公司入圍“獨角獸”企業榜單,其中中國有55家企業上榜,包括滴滴、小米、螞蟻金服、ofo等多家知名企業位列其中。

  而根據德勤中國2017年發佈的《中美獨角獸研究報告》來看,當前中美兩國已經佔據了全球“獨角獸”企業的絕大部分,其中,美國獨角獸數量為106家,中國則是98家,兩國合計佔全球比重超過80%。當然,在資訊革命之後,獨角獸企業在上市之前成長速度與規模都遠超工業時代的非上市企業,而知名的獨角獸企業也並不缺乏資金,往往在一級市場上就是資金追捧的對象。這裏就可能存在着一個悖論:知名的獨角獸企業並不缺乏資金,即使上市之後成長性可能也未必佳,而不知名的創新型公司往往又很難獲得監管的網開一面。

  推動A股更市場化前進

  從這個角度講,我們認為當前四大領域(生物科技、雲計算、人工智慧、高端製造)企業的即報即審政策也僅僅是A股上市制度改革的一個起始點,未來更加適應企業發展需求的上市制度還需要不斷完善和推出。

  綜合來看,我們認為A股供給側改革大幕已經徐徐拉開,當前的政策調整僅僅只是開始,未來除舊立新的配套政策將不斷推出,也將推動A股向着更加包容、更加市場化的方向不斷前進。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