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費/小 雪

  剛從紐約搬家到巴黎的時候,每次到餐館吃飯,付款時我都處於一種很混亂的狀態,因為不知道是不是需要付小費。可能在紐約,小費已經是消費的一部分,幾乎是“必須”而並不是“自願”。所以,儘管先生的法國同事告訴過我們,小費並不是法國文化的一部分,所以不需要付小費,我依然總有一種如果不付,服務生真的會追出來找要小費的感覺。

  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適應,我才能夠在付款時坦然地選擇付小費和不付小費。不像在美國,服務生的小時工資相對很低,小費成為他們的主要收入來源,所以,用餐菜品總價的百分之十五至二十會由客人主動自願的添加到最終付款金額中。然而在法國,勞工部規定的最低小時工資裏已包含了百分之十五的服務費,所以,到普通的餐館就餐,法國人並沒有付小費的習慣。

  有一次和一個法國女生還有一個日本女生討論到關於小費的時候,我説在美國必須給,法國女生説在法國可給可不給,日本女生擺擺手很認真的説:“在日本,千萬不要給!因為大部分的情況下,服務在日本文化裏已經是理所當然的一部分,你給小費反而有可能會是一種侮辱!”法國女生趕緊點點頭表示一定要記住不能在日本給小費,哪怕在巴黎,日本餐館也不給小費為好。

  然而,在法國一些高檔餐廳,比如説米芝蓮餐廳,服務是用餐裏很重要的一部分。每頓餐,會有專門的禮儀生介紹菜品和酒品,上菜斟酒的又是完全不同的一組服務生。這一切,都是整個用餐體驗的一部分。這些所謂的高檔餐廳往往都是名廚所在之地,或者米芝蓮星級餐廳,菜品都是經過了精心設計和嘗試的,服務生也大都經過了嚴格的培訓。於是大部分到這些餐廳用餐的客人們,基本上整個用餐過程都會很享受。所以,哪怕是菜品本身價格已經很昂貴,他們都會大方的給百分之十以上的小費。

  記得有一次吃完一頓大餐,看到身着西裝禮服的法國人在那個裝潢得金碧輝煌的門廳給送上大衣來的門童十歐元小費的時候,才理解到先生的同事口中所説的,小費,在法國的概念裏代表着一種姿態,而並不是“錢”。

  在酒店這種遊客居多的地方,服務生對小費是有期望的。比如門童幫忙叫計程車,或者迎賓人員搬運行李,禮賓人員幫助解答一些旅遊問題和預定演出,遊客們多少都會付一定金額的費用作為小費。在巴黎這樣的一個旅遊城市,人們還是傾向於把付小費作為約定俗成的一部分。

  看來,在巴黎這個國際大都市,對於小費,雖然已有習慣或傳統,但在需要時,人們也會用它來作為展示姿態的載體。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