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違背醫生意願的旅遊/徐貽聰

  春節前後,我做了一次長途旅行,往返行程約三萬公里,在外總共二十天。回來時,朋友看到我快樂、健康,都很高興,我本人則更感到滿意。因為此次旅遊中做了一件完全違背醫生決定的事情,很想告訴大家內中的情況和我自己的感受。

  事情的前因後果是這樣的:

  早在去年底,經過多方聯絡和安排,確定去同在古巴工作和學習的兒孫們一起過春節,併購買了往返機票。有一位經商界朋友知悉後,同我商量同行問題,還希望我對他有所幫助。我感到他的要求於國、于友誼都是好事,能幫多大多大的忙説不上,但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便欣然同意。為此,對方亦已做好了全程安排。也就是説,無論是我自己,還是希望我給以一臂之力的朋友,都是在“整裝待發”之中,我的兒孫們也當在翹首以待,希望我能如期而至。

  行前三天,我按既定預約,去往醫院做定期例診和取藥,信口告訴醫生我將旅行在外,可否多開幾天的常用藥。為我看病已二十多年的醫生在檢查中對我説,你肺部有炎症,心臟也有點衰竭,需要住院,建議你取消旅行。我簡單思考後沒有接受此項建議,因為改變行程有違我的意願和習慣。醫生有點意外,雖在病歷上特別寫上“病人拒絕住院檢查的建議”,但沒有強求,給我開了一些藥,提醒我務必要認真對待。

  按照醫生的要求,我一絲不苟地服用了幾天的藥,還做了其他方面的必要準備和安排。隨後,便按照計劃登上了赴古巴的飛機。因為自我壓力不大,似乎感覺還可以,精神狀態滿好。到了目的地,在繼續服用必要藥品的同時,我愉快地參加了一些相關的家庭和社交活動,協助安排並陪同朋友進行了一些關於經貿合作的會見和商談。

  在家人和朋友的堅持下,我被他們帶到一家古巴的醫院。那裏的醫生做了一系列的檢查後,也建議我最好能在醫院裏住幾天,因為肺炎沒有了,但心臟還有些肥大,血糖也有點紊亂。他們的建議讓我感到有些詫異,但我沒有同意。見此,古巴醫生給我開了幾種藥,囑咐我按時服用,注意不要太過勞累。

  或許,給我的藥品比較對症,還有古巴潔淨的空氣和適宜的温度、濕度,加上我自己在久別兒孫中及對朋友的幫忙亦有所成效中心情比較愉悦,中國醫生和古巴醫生説的症狀從我身上逐漸消失,待到我要返回的前幾天,已經成為了一個完全正常的健康老頭,大家都感到高興和放心。在回程十九個小時的飛機上,我吃喝自如,睡眠充足,精神狀態頗佳。

  我的行動違背了醫生的意願,但並非是任性,更遠非是“無理取鬧”,是因為有一定的自我感覺基礎,還有“言必信、諾必果”信條的支撐。

  我勝利了,無需慶祝,但自己的心情無疑會非常愉快,其中的道理不言自明。

  一個個別事例,奉勸任何人都不要仿效。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