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婿日”的吃食/余 靖

  説話間,正月已經過了一半,這老傳統的習俗日也一天天地過去了,各種各樣的吃食也排着隊地挨個上了桌。在北方,農曆正月十一,是老丈人宴請女婿的日子,俗稱“子婿日”,算是對正月初二女兒回門的一個答禮。在這一天裏,老北京人是要吃烙盒子的,取其“和和美美”之意。

  烙盒子是北方常見的代表性吃食,像是餡餅和餃子的雜交,形似半個月亮。鄉間多以韭菜為主味,輔以雞蛋、豬肉或蝦米皮,類似包一個大扁餃子,餡料不用放太多,盒子邊兒上還得捏出些花褶子,于餅鐺中烙熟即食。

  梁實秋先生在《談吃》裏曾專門提到過韭菜烙盒子,感歎這老北京尋常的小食于台灣竟是難得:“我們這裏街頭巷尾也常有人製賣韭菜盒子,大概都是山東老鄉。所謂韭菜盒子是油煎的,其實標準的韭菜合子是乾烙的,不是油煎的。”

  梁先生所説不錯,北方製的韭菜盒子,的確乾烙者居多。小時候家裏做,老媽也是不太放油,就是在餅鐺裏用小火把盒子兩面煲熟,火候稍大便有烙糊之虞,所以那時也沒少吃皮糊裏生的盒子。

  提到盒子,就不得不説説韭菜,因這兩物是絕配。韭,《説文》裏的解釋:“菜名,一種而久者,故謂之韭。”意思是説,韭菜一經下種,能割好多茬,割後即長,長久不衰,所以叫韭菜。

  食韭自古有之,早在商周就有了用韭菜和羊羔獻祭的記載。而民間更視春韭為美物,杜甫亦有“夜雨剪春韭,新炊間黃粱”的名句。韭菜不僅嫩葉可食,初秋開花時,採集炮製,即是醃韭菜花,也是一道美味。五代書家楊凝式的《韭花帖》是為力證。前天去琉璃廠閒逛,在中國書店裏還看到這幅帖子,舒朗清秀,有二王遺風。

  南方不像北方這般鍾愛韭菜,清代美食家袁枚食不厭精,韭菜倒也吃得,但只用莖白部分炒蝦米吃。袁先生家境優渥,錦衣玉食,棄韭葉不用而專食韭白,也非過分之舉,只是和杜楊兩位老先生相比,就少了些醇厚親民的樂趣了。

  韭菜盒子是民間的小物,雖不起眼,但透着孃家人對女婿的疼愛,諺語説得好,一個女婿半個兒,丈母孃疼女婿,那是有講兒的。以前薄油乾烙,説白了是窮,誰不愛吃油汪汪焦脆脆的盒子呢?現在老媽也改良了做法,捨得倒油了,我家的韭菜盒子由此煥發了新生,不用她分派,我一口氣也能塞進去四、五張。吃完再來碗小米粥溜溜縫兒,舒坦。

  説話間就是春天了,春韭也要上市了,喜食韭菜的朋友不妨去菜市場買一把韭菜,在家烙上幾個盒子,也算對得起肚裏的饞蟲了。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