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裏的美食/陸小鹿

  我們這一代人,很多是看着港片長大的。青春記憶裏少不了一間錄像廳。男生們穿着軍大衣,帶着心愛的姑娘去看《英雄本色》、《縱橫四海》、《秋天的童話》……那時候大家的偶像,也出奇的統一,無外乎周潤發、鐘楚紅、張國榮、張曼玉……

  男友因為港片,愛上了香港這座城。大學畢業後,申請去了香港工作,那是上世紀九十年代末。我第一次去看他,他帶我去了淺水灣、太平山、海洋公園,兩個人坐在維多利亞港灣吹着海風聊天,白衣飄飄的年代,現在想來,好懷念啊。

  但那次香港之行,我回來後念念不忘的倒非景點,而是香港的美食。忘不了油麻地街邊小餐廳的臘味煲仔飯,我吃完一盅第二天又跑過去吃一盅;也忘不了銅鑼灣一杯沁人心脾的凍檸七;還有許留山的芒果西米露,那時,甜品店在內地還很少見。金黃色的芒果,雪白晶瑩的西米露,吃得我當時就不想走了。味覺的記憶往往比視覺更深刻。後來,再看香港電影,我對片中的美食就格外留意。

  王家衞有一部作品叫《重慶森林》,金城武在裏面飾演一個失戀男子,從分手的第一天起,他每天買一罐五月一日到期的鳳梨罐頭,只因為鳳梨是前女友最愛吃的東西。另一個主角梁朝偉呢,喜歡給女友買她最愛吃的廚師沙律。後來,他也失戀了,經常坐在路邊大牌檔落寞地吃一份叉燒飯。這部電影給我帶來的影響甚是深遠,直到現在,每當情緒陷入低潮,我就情不自禁想靠美食來拯救。又時常自己問自己:你知不知道心愛的人最喜歡吃什麼?

  説到叉燒飯,自然繞不開周星馳的《食神》。星爺的片子向來幽默搞怪,不按常理出牌反倒給人留下難忘印象。《食神》裏有一道美食名叫:爆漿瀨尿牛丸,台詞特別搞笑。星爺形容它有清新脱俗的感覺,牛肉的鮮,瀨尿蝦的甜,混在一起的味道簡直比初戀更加詩情畫意。那瀨尿牛丸的彈力好到什麼程度呢?就是能被當成乒乓球打。誇張是有些誇張了,不過重點被劃拉出來了,那就是──如何評價一顆瀨尿牛丸做得好不好?關鍵就得看它的彈力大不大。

  而幫助星爺奪回食神旗號的,則是一碗黯然銷魂飯。什麼是黯然銷魂飯?就是在叉燒飯的基礎上,加了一隻單面煎的溏心荷包蛋和幾棵綠菜心。為什麼星爺覺得這碗飯是人間至味呢?原因是他在落魄之時,莫文蔚飾演的蠱惑女火雞曾給他吃過這碗飯。由此看來,美食是情感的承載品這話一點沒錯,走到天涯海角,我們也忘不了媽媽的一碗麵或者外婆燒的紅燒肉,歸根到底,是因為那些美食裏藴含着暖暖的愛啊。如今,上海也開設了不少茶餐廳。有時候午餐,我會去公司附近的龍記茶餐廳吃飯,經常點的就是一份黯然銷魂飯。每次吃的時候,就不由自主想起了星爺,覺得味道怎麼可以這麼好?

  某一天,看舒淇主演的《玻璃樽》。這個在台灣海邊長大的女孩阿布,第一次去香港,心心念唸的就是一碗臘味飯。甚至被朋友帶去洋氣的西餐廳吃飯時,她還傻傻地問上一句:“有沒有臘味飯啊?”看得我想起從前的自己。真正的吃貨,從不在乎場所破不破,也不在乎美食高不高檔,在他們看來,美味全靠味蕾來説話,喜歡就是喜歡,沒有那麼多理由。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