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股再次迎來春天

  西南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 朱斌

  壓抑已久的成長股終於迎來了一波暢快的上漲。以創業板指為例,當前已經站上1750點,較前期低點1571點已經上漲10%以上,跑贏上證綜指。同期,過去兩年的強勢指數滬深300僅反彈5%,而大市值公司集中的上證50更是僅反彈3%。可以説,這是過去兩年裏為數不多的成長股跑贏大市值公司的時刻。更重要的是,這次成長股的反攻,是在有基本面支撐情況下與政策催化劑形成的共振,這將是一種可持續的反攻。成長股的春天,或許已經再次到來。

  估值回復合理

  從基本面角度來看,當前成長股的估值已經回落到合理區間。過去兩年的行情之所以是價值股的單邊行情,其中最根本的一個原因是其在估值上相較成長股有顯著優勢。不論是家電還是白酒,在2016年、2017年,其業績增速顯著高於行業估值。但站在當前的時點來看,經過兩年的業績增長與估值壓縮,成長當中的很多行業,如電子、傳媒等,估值水準已經與家電接近,並低於白酒估值,而其業績增速則表現出更強的韌性。同時,家電板塊受房地產調控後周期影響,其2018年的業績增速將很有可能下滑。綜合來看,當前創業板的PE(TTM)相對於上證50已經接近於2013年初的歷史底部,整體估值水準已經具備一定的吸引力,而其中的電子、傳媒等板塊,更是具備較高的配置價值。

  從政策面角度來看,春節以後政策也出現了有利於成長股的邊際變化。這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其一是憲法的修訂案有利於在未來多年保持政治與經濟的穩定,從而穩定市場預期。其二是註冊制的延期有利於“殼資源”的價值重建。一直以來,導致中小創估值下行最直接的觸發因素就是IPO提速,而這一趨勢在2017下半年以來已經明顯改善,IPO數量以及融資總額都開始明顯下滑。去年11月上市新股為36家,到今年1月份降到15家。新股上市節奏放緩非常明顯。其三是供給側改革由“去產能”向培育新動能轉變,發展新興產業再次提上議事日程。2016至2017年,供給側改革貫穿全年,政策通過有形之手加速產能過剩領域的市場出清,而新興產業的發展被放到相對次要的位置。經過兩年的努力,我們看到供給側改革的成效顯著,週期性行業國企盈利大幅改善,銀行壞帳率降低,商品房庫存降低,週期性行業的國企進入內生的資產負債表的修復階段。經濟的改革和轉型最終是為了培育新動能,在這樣的背景下,發展新興產業再次提上日程:國務院去年七月發佈《關於強化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進一步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深入發展的意見》,這是時隔兩年後國家高層再次發佈“雙創”有關的重大政策檔,這意味着“大眾創業萬眾創新”這一中國經濟轉型升級重大戰略思路再次獲得高層的肯定與推進。而2018年2月26日,新華社刊文表示:中國資本市場培育出自己的“BATJ”就不再只是夢想。這一刊文進一步明確了當前新興產業的戰略地位,政策重心有望轉向創新與成長。

  負面衝擊趨減

  從壓制成長股的歷史遺留問題來看,其對成長股的負面衝擊呈現邊際遞減趨勢。過去大部分小市值成長股都存在商譽減值風險、股權質押風險、大小非解禁風險、財務造假等問題。一方面,隨着時間的推移,2015至2016外延併購的高峰帶來的巨大商譽減值風險對市場的影響逐漸減小。另一方面,股權質押、大小非解禁等問題在A股特有的治理環境下,擁有較強的自救能力。而過去A股特有的市值管理驅動導致的業績虛高,在嚴監管的條件下,風險也提前暴露。2017年末,有70家上市公司下修業績,事實上這一舉動加速了業績水分的出清,有利於企業長遠發展。因此,總的來説,壓制成長股的負面效應已經開始邊際減弱。

  展望未來,中國經濟的可持續發展需要培育一大批戰略新興產業,中國國際競爭力的崛起也需要湧現出一大批的新興產業領軍企業。而隨着全方位改革的不斷深化,中國的資本市場也將為培育新興產業而不斷努力。可以説,當前正處於佈局成長股的戰略機遇期,成長股的春天,正在再次到來。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