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業投資發力正當時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程 實

  “智者貴于乘時,時不可失。”2018年初至今,全球經濟迎來真實的普遍復甦,一方面對全球金融市場帶來洗禮,另一方面也引導投資重心從貨幣幻覺轉向實體經濟。基於此,新一輪製造業升級競賽已開啟,將重塑未來全球經濟格局。以供給側改革為堅實基礎,中國製造業有望把握這一歷史契機,加快投資增速和升級步伐,助力新時代中國經濟增長模式換擋真正實現。

  在全球經濟的真實普遍復甦中,製造業競爭將重塑全球經濟格局,也是新時代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品質發展階段”的關鍵。過去近四十年來,從不同收入水準國家製造業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重來看,“是否搭上製造業發展的列車”是經濟能否騰飛的關鍵。全球經濟總量排名前四的國家(美國、中國、日本、德國)也是排名前四的製造業大國。

  國際金融危機以來,在以需求側為主導的刺激政策漸行漸遠之際,全球都需要一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而主要國家也不約而同地將關注點投入製造業的轉型升級,並先後提出了國家性的製造業或工業戰略規劃佈局。其中的代表包括美國的“先進製造業國家戰略計劃”、德國的“工業4.0”、日本的“科技工業聯盟”、中國的“中國製造2025”以及英國的“工業2050戰略”等。因此,在技術革命的分水嶺上,抓住需求側機遇、深化供給側改革將是大國角力的前沿。

產業升級去舊育新

  以2018年為新起點,適應于全球市場需求的製造能力將成為新時代國家競爭力的重要體現,通過供給側改革推動需求真正釋放將是中國製造“跨越式發展”的必由之路。在全球製造業模式變革前夜,藉助有中國特色的中產階層崛起,推動關鍵技術革命,以智慧製造引導中國製造業走向新時代,將成為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品質發展階段”的驅動,助力增長模式換擋真正實現。

  面對這一歷史性機遇,2017年漸次顯現的中國供給側改革紅利已經從兩個方面夯實基礎,有望支撐2018年中國製造業投資回暖升温,驅動製造業升級加速前行:

  第一,投資動力繼續鞏固。筆者此前的研究顯示,利潤信號對於製造業投資增長的總體趨勢和局部偏離均有主導作用,且作用滯後期約為12個月。從利潤的絕對增長看,隨着2015年末供給側改革的啟動,2016年中國工業企業利潤同比增速由負轉正,是驅動2017年製造業投資增長提速的主導因素。而截至2017年11月,工業企業利潤累積同比增速較上年同期進一步提高12.5個百分點,表明製造業企業的盈利修復大幅加強,內部資金加速積累,將有力支撐今年的投資增長。從利潤的相對水準看,2016年首季以來,中國金融業、製造業上市公司的股本回報率(ROE)剪刀差(經季節調整)持續下行,至2017三季度已降為2011年以來最低水準。這表明,對於製造業企業,借出內部資金、獲取利息的相對吸引力已降至低谷,“虹吸效應”大幅衰減,利於2018年製造業投資的穩定增長。

  第二,投資空間前景廣闊。從財務空間看,一方面,2017年前三季度,中國製造業上市公司的資產負債率低位徘徊,季均水準降至2007年以來最低點。另一方面,2017年前三季度,中國金融業、製造業上市公司淨利潤佔比的剪刀差降至25.9個百分點,逼近上一輪製造業投資增速上升期(2010年6月-2011年6月)的最低水準。因此,中國製造業財務槓桿的上升空間充裕,槓桿提升所引致的融資成本較低,能夠支持新一輪的投資擴張。從產業空間看,得益於新時代的中國宏觀政策搭配,本輪投資擴張有望實現產能的去舊育新,打破舊產能的負向迴圈。其一,環保監管的長效化推高資源價格門檻,精準淘汰高消耗、高污染的低端舊產能,具備技術創新、規模經濟、範圍經濟的製造業企業將獲得更充裕的發展空間。其二,金融“去槓桿+嚴監管”不會動搖,持續縮短資金鍊條,推動金融業讓利實體經濟,從而繼續降低高端製造業的融資成本。其三,供給側改革的持續深化,疊加“中國製造2025”的穩步推進,有望使產業升級、去舊育新成為本輪製造業投資擴張的核心主題。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