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報紙説的”自釋和期盼/徐貽聰

  剛剛過去的中國戊戌年春節期間,作為拜年的內容,曾給朋友、一家報紙國際版負責人發去“新春寄語”: “努力恢復”報紙説的“在讀者心目中原先的地位;隨着我國加快走向國際舞台中心,擴大引領意識,深入領會政策,做好引導、輔導,樹立新的媒體形象”,被朋友認為是“正能量”,感到很高興。

  寫這麼幾句話,當然有所考慮,更帶有深切的期盼。

  “寄語”後面的一層意思,字面直白、清楚,自己覺得無需解釋。至於其中的第一層含義,很想做點延伸,或者自釋,可能不屬於多餘,還體驗朋友將之作為“正能量”的肯定。

  我是一個“老報”,風風雨雨中與報紙有過六十多年的不間斷接觸和交往,與報紙該屬於“緣分不淺”的那一類人。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初,也就是讀初中的時候,我開始接觸報紙,且越來越喜歡,越往後還越不可收拾。由於是窮學生,訂不起報紙,每天跑到學校的傳達室去“蹭報”,某天沒能讀到報紙,似乎短缺了非常重要的內容,難寢難寐,飯食不香。到後來,報紙更成為了“飯碗”,因為擔任外國駐華機構的翻譯,在十多年間要通過口頭或書面的方式用之服務於它們對了解中國的需要,天天如此;在我國駐外機構工作近二十年裏,也需靠報紙了解駐在國的政策、社情、輿論、動向,讀報同樣成為了我每天的主要工作內容。其間,我對報紙的認知和態度,我主要説的是對國內的報紙,有過很大的變化,從起初的“相信無疑”到“有所懷疑”,還有過“氣憤”,甚至“深惡痛絕”。不過,一直訂有幾種報刊,現在家裏還保留有四種,每天依然認真翻閲。

  在與報紙的“結緣”中,除去讀報,我也“寫報”,就是給報紙寫點東西。據粗略估計,近二十年來,中央和地方的大小報刊曾經使用我寫的故事、評論總數應該超過三百篇,但這與此文無關,不做多敍。

  坦率地説,我對報紙態度的變化,與報紙的品質有直接的關係。我指的“品質”,主要是它給人的可信度。開始階段,報紙被視為傳遞政策、介紹真理的化身, “報紙説的”是我周邊人的一句口頭禪,表明大家對報紙的一種絕對的信任態度,讓我也對報紙抱有崇高的尊重和深深的信任感。後來,很多讓人根本無法相信的消息和評論常常佔據報紙的頭版、頭條,讓我對它開始有所懷疑,卻找不出答案。近些年間,在不少報紙上不斷出現很多胡言亂語式的資訊、“斷言”,明眼人一看便知其虛偽性和違背常理性,卻被報紙編輯、記者冠之為“專家”結論,真的使人啼笑皆非,真正“專家”的聲譽也一跌千丈。漸漸地,報紙在我的心目中失去了它的原先地位,並且總讓我自己問自己, “這是怎麼了?”不過,我仍然抱着報紙應該是反映真理和真實工具的意識和期盼。我給朋友寫的“努力恢復”報紙説的“在讀者心目中原先的地位”,表明的就是我的這個基本認知和理想。我確信,讓讀者正面肯定“報紙説的”並將之相互傳告,將是媒體和社會文明又一層次的鮮明提高。

  我深知,一個普通的報紙讀者,我人微言輕,儘管態度殷切,説出來的看法難有多大作為和效應。當然,將之公開説出來,或許應該還是可以的,何況它沒有任何惡意和壞的傾向。我的朋友把它歸入“正能量”,似乎也鼓勵我能再多説幾句。但願我不是在“自作多情”,更不是“痴人説夢”。

  作為“老報”,還會繼續讀報,懷着憧憬,懷着期盼。

責任編輯: qiby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