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胄畫狗及其淵源/愛 玲

\

  圖:黃胄筆下的狗活靈活現     作者供圖

  黃胄(一九二五─一九九七)先生是著名中國畫大師、美術理論家兼收藏家。他發起建立中國第一座大型民間藝術館──炎黃藝術館,其作品《洪荒風雪》、《巡邏圖》、《豐收圖》、《群驢圖》、《百驢圖》、《動物寫生》、《蘋果花開的時候》、《喀什噶爾速寫集》、《黃胄速寫集》、《黃胄作品選》及《黃胄書畫論》、《黃胄談藝術》等等,享譽海內外,影響廣遠。香港嘉德、蘇富比、保利三家拍賣行都成功拍出過黃胄畫作。二○一三年十一月落槌的北京保利秋拍,黃胄遺作《歡騰的草原》更以一點二八八億元奪得當年全球中國書畫拍賣之冠。

  眾所周知,黃胄的“驢畫”很有名,一九七五年他曾在一張七米長畫卷上繪出四十六頭栩栩如生、形態各異的毛驢,大獲追捧。他緣何能將驢畫得如此出彩?原來“文革”落難時他曾與驢相依為命,毛驢成了他的好友,畫驢遂成他的最愛。

  其實黃胄也擅長畫狗,他筆下的狗形象逼真十分可愛。黃胄的狗畫有《狗》、《小黑》、《戰友》、《回望》、《雙狗圖》、《灰與黑》等等。每一幅都意高筆神、墨趣可愛,充滿生活情趣。我從黃胄許多經典巨製中見到一隻或多隻活靈活現的狗狗,使畫面大為增色。

  畫壇素有“畫人難畫手,畫獸難畫狗,畫花難畫葉,畫樹難畫柳”之説,畫狗並不容易,黃胄也曾言:“畫獸難畫狗,而宋人畫狗甚精能,明以來竟無高手,清郎世寧雖能,終非神逸之筆。”鄭板橋畫竹、齊白石畫蝦、徐悲鴻畫馬,著名畫家李可染先生則讚賞黃胄畫狗是“天下第一”。

  黃胄緣何喜歡畫狗,而且畫出“天下第一”?根本原因是他真心愛狗,黃夫人鄭聞慧曾講過一段感人故事:一九五四年青藏公路通車時,二十九歲的黃胄以隨軍記者身份隨同中央慰問團飛臨拉薩。一日他正在駐地寫生,忽見一隻無精打采的流浪狗,他頓生惻隱之心,想像這條狗一定為藏區安寧付出過精力,現在病了,不能拋棄牠呀,遂將牠帶回自己住地好生飼養起來。沒多久,這隻病狗居然康復了,黃胄外出寫生牠就跟在身邊,彼此漸漸有了感情。結束西藏採訪後,黃胄要返回蘭州部隊。當時拉薩沒有機場,須到日喀則搭乘航班,啟程前黃胄戀戀不捨地餵了牠一頓美餐,留足了食物和飲水,把牠拴好才離開。

  豈料黃胄乘車抵達日喀則機場,那隻狗竟然又出現在他面前!原來,黃胄走後,這隻小狗就使勁掙斷繩索,跟隨黃胄乘坐的吉普車一路飛奔二百六十四公里從拉薩一直追到日喀則,牠淚眼汪汪望着黃胄,黃胄感動得淚眼婆娑,一邊擁吻牠一邊高喊“仁義啊,仁義!”飛機要起飛了,黃胄無奈將這隻小狗託付給機場的同志,才依依不捨登上飛機。從此他深深愛上了狗,也鍾情于畫狗。他將自己對狗的深情與摯愛傾灑在畫幅之上,所以他的畫作才那麼生動、感人。

  狗是人類的好朋友,是忠誠、仁義、勇敢的象徵。我們進入戊戌狗年,義犬迎新、狗年求旺,重温黃胄先生筆下充滿神采、憨厚可掬的狗狗,別有情趣和感慨啊!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