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曲橋下夜泛舟/姚 船

  一輪明月,把光的碎片撒在湖面。微風中,波光灧瀲。一隻小船,載着幾個青葱少年,在中山公園的九曲橋下悠遊。微划槳,湖光散入漣漪,搖落星星滿舟。連同朦朧的理想,潔白無瑕的友情,深深刻印在少年的腦海中……

  半個多世紀前那一幕,我至今記憶猶新。

  九曲橋,是故鄉城市留在我心目中一張亮麗明信片。讀小學時候,每聽老師説要帶我們去中山公園遊玩,十分興奮。公園四面環水,一條橢圓形的小溪像吊環般把它圈住,掛在寬闊的韓江上。兩座橋橫跨溪流,把中山公園與大馬路連在一起。

  公園很大,正門矗立着高大的牌樓,上面刻有“中山公園”四個大字,背面則有孫中山先生筆跡的另四個大金字:“天下為公”。公園裏樹木、花草繁茂,還有一個湖,湖上挺立着壯觀的九曲橋。九曲橋水泥建築,十分堅固,曲徑向陽,在第五曲處有個檐角騰飛的大亭,兩旁各有一個略小的。綠色琉璃瓦和紅色橋欄,在陽光照射下特別顯眼。藍天綠水,橋身與倒影互相輝映,令人心醉。

  到了中學,學校剛好與中山公園一水之隔。我們不僅可以常去裏面玩,有時上體育課,老師還叫大家排好隊到公園,沿着堤圍跑步。不時能望見喜愛的九曲橋,腳下的步伐似乎更堅實有力。我們一群在班裏年齡較小的同學,常約好週末到中山公園去,爬假山、踢足球,累了就到九曲橋上的亭裏休息,看湖面上小艇遊弋,看海鷗在半空飛翔。就這樣,課堂結下的同窗情誼,無形中更增添一層純樸友情。

  大家坦誠相對,毫無隔閡。讀書學習、課外活動,都融為一體。也許,正是在這種樸實、温馨的氛圍中,令我這個遠離家人的少年人從不感到孤單寂冥。

  記得有一次,參加班際足球比賽,扭傷了腳。起初不覺得怎樣,晚上還到一個同學家裏,加工兩人合作的木製起重機模型,準備參加學校舉辦的展覽。等到要離開時,才發覺右腳踝腫得通紅。

  那時不要説汽車,一般家庭連自行車也沒有。我勉強挪步,腳一踩地痛得直咬牙。同學見狀,執意要攙扶我回去。我堅決不依。後來,他拔出掃帚的把子,讓我當枴杖用。

  昏黃的路燈下,行人稀少。那一段平時只需十五分鐘的路,我一拐一拐用了半個多鐘頭。雖然很累,但心裏沒有一絲痛苦和抱怨,小小木棒給了我很大的支持和力量。第二天上課前,幾個同學聯袂到宿舍來,幾乎是把我抬到教室,等下了課又扶到校醫室敷藥……那情那景,每每與國內舊同學通電話憶起,大洋兩岸都會同時發出呵呵、哈哈歡快的笑聲。

  初中畢業,不少同學約好填同一志願。統考完了,等待放榜的日子最焦心。那天晚上,幾個同學約好一起去中山公園湖邊照相館照張相。不巧,照相館關門了。緊鄰的遊艇處卻開放。不知誰提議,租船游一遊吧。大家遂湊錢拿槳下水。

  月色澄明,空氣清涼。岸上點點燈光,水面光影搖曳。小船在九曲橋的倒影中輕輕滑動,多美妙的夜晚!沒有多少言語,在這萬籟無聲的時刻,濃濃的友情浸潤在璀璨的夜色中。

  放榜了,我們班幾乎一半被錄取進原校的高中部。幾個要好的同學又在一起度過了三年親密無間的校園生活……

  一晃五、六十年。大家從天真少年變成耄耋老者。歲月在臉上刻下深深淺淺的溝壑,皺紋織成的網完全遮住了往昔青春煥發的臉龐,卻未能蓋住心中那份珍貴的友誼。

  美麗的九曲橋,不但見證了我們那段難以忘懷的青葱歲月,還時時警醒我這個海外遊子,人生的路,曲曲折折,絕非坦途,不管何時何地,都要勇敢堅定地走下去。啊,故鄉的九曲橋!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