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皇帝的狀元情結/陸布衣

  五代孫光憲的筆記《北夢瑣言》卷第一《宣宗稱進士》載:唐宣宗比較喜歡學習,經常和一些學士議論前朝的興亡。他曾經在大殿的柱子上自題:鄉貢進士李某。有大臣要外出任職,有時也賦詩贈送,專家客觀評論,他的詩還是具有相當水準的。

  他的孫子,唐僖宗,則喜歡踢球、鬥雞、騎射。僖宗還沾沾自樂,認為自己擅長跑步擊球,馬球技藝高超,他對滑稽演員石野豬説:“我如果參加跑步擊球的進士選拔,怎麼也得個狀元。”石演員笑着回答:“如果碰到堯、舜、禹、湯作宣傳部副部長(主考官),那陛下您不免要落第。”僖宗哈哈大笑。

  李忱是一個非常不錯的皇帝。他喜歡讀《貞觀政要》,勤于政事,史稱小唐太宗。自題“鄉貢進士李某”,學問肯定在一般的進士之上,有這麼一點點的科舉情結,實在是人之常情。

  李儇繼位時還是個孩子,在深宮長大,宮中的生活帶給他的就是肆無忌憚的玩樂。他還想着要個狀元玩玩,這樣的水準,怎麼也得弄個狀元吧。

  布衣有時想,那些個皇帝在殿試時,碰到有水平的考生當然高興,但如果碰到那些水平一般的,一定有苦説不出,不選吧,肯定不行,有失本朝大好形勢,選吧,這些真不是好才,所以,有時會想,還不如自己當狀元呢?布衣料定,一定會有一些皇帝這樣想的。

  時代發展到當代現代,歐洲一些要繼位的皇子皇孫們,讀書一定要讀出名堂,世界名校,總要讀個博士出來,否則,將來怎麼做君主呢?即便國內,那些已經到很高位置的高官,也要花些精力和時間,去弄個博士帽戴戴,有的還堂而皇之地兼起名牌大學的博導呢。

  他們的知識有多博?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他們能導什麼?真是天曉得。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