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上的春節/蓬 山

  臨近春節,電視台又開始播各種“舌尖上”的節目。也難怪,不同地方儘管習俗不同,但無一例外將吃作為頭等大事。媽媽們總會為放假歸家的兒女準備拿手好菜,外出遊玩品嚐特色小吃亦必不可少。而“吃”極生悲的事情,也不少見。

  當然,過年絕不僅僅是吃。每個人的指尖上,依循各自不同角色,各有小小乾坤。飽學的老者拈着毛筆寫灑金福字;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從小木匣子裏翻出圖樣,小心翼翼剪着紅窗花;主婦們忙着揉麵、摘菜、捏餃子邊;男人們一手夾着香菸,一手摸着麻將牌;至於孩子們,自然是口袋裏裝滿了花炮,舉着長長的香火點着了玩。有時候,不留神被淘氣過度的小夥伴把鞭炮放在屁股底下嚇哭的,便把香火扔掉,騰出手來抹眼淚。

  這些場景,是許多“七○後”、“八○後”小時候經歷過的。如今,不少“舌尖上”的味道依舊,但“指尖上”的花樣淡去。因此人們總説,過年愈來愈沒意思了,不能免俗地像“一代不如一代”的九斤老太那樣嘮叨一番。

  以前春節聚會,大家圍着電視聊天,手上變換着瓜子花生糖果;後來手機 成了主角,發短信成為拜年的主旋律;但僅僅幾年,短信又被遺忘,繼之而起的是搶紅包。一晚上下來,手指都僵硬了,收支相抵可能只賺了幾分錢。但一個個都樂呵呵地傻笑。不過,也有父母抱怨,孩子回家一星期,天天捧着手機不是搶紅包就是玩遊戲,都沒有説過幾句話。這就要批評一下了。

  其實,生活節奏愈來愈快,衣食住行日新月異,都不可避免地影響過年的方式、心情、氛圍。就像《英國通史》評價工業革命那樣:“往昔那種田園詩般的風情不見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個忙忙碌碌的世界。”人們追憶那些年那種雖然物質匱乏但其樂融融的年味兒,既是對似水流年的温情懷念,也是而今快節奏生活下渴望從容的一點憧憬吧。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