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個偷咗雪櫃嗰個大西瓜/克 洋

  總之這事我也是聽來的。我的意思是,很可能不是真事。如果可不要信,寧死都不要信……

  事發于下午兩點。X君板臉、抿嘴,邁着剛勁的步伐朝警署走去。穿黑色背心外套的他鈕釦沒扣,可見藍色恤衫包裹着繃緊胸肌。他在馬路前停步,取出iPhone,再三確認當值時間:是朝九晚六沒錯。兩點零七分,X君抵達警署。他在辦公桌前雙手抱頭,紋絲不動。同袍在身後呼嘯往來,有人整理文件,有人審問疑犯,沒誰看他一眼。

  “唉!”突然他大聲叫喊,語調像唱戲的人説“嗚呼”。“邊個偷咗雪櫃嗰個大—西—瓜!”

  白粉友抬起頭來。“阿sir。”“唔得閒!”“系咪有人問,邊個偷咗雪櫃嗰個大西瓜?”“你hi嘢hi懵咗啊,使唔使我寫埋落簿?”“唔使,我都聽唔到。”

  “譁!”叫聲又起。“家明偷咗雪櫃嗰個大—西—瓜!”

  白粉友瞥眼警員名牌,上面寫道“陳家明”。“阿sir,系咪有西瓜?”家明説:“今日拉咗成擔人,阿sir好忙。”

  “俊賢偷咗雪櫃嗰個大—西—瓜!”“永勤偷咗雪櫃嗰個大—西—瓜!”X君又喊了好幾個名字,直至手機 響起。他執起手機,移步走廊,三分鐘後返回,逕直往警長房間走去。“士沙。今日有單大嘢。”他説。

  “返番出去!”“唔系呢,有人偷咗雪櫃嗰個大西瓜。”“我畀你啲file執好未呀?”“店舖盜竊,系嚴重罪行,切勿以身試法。”“返出去!”“士沙偷咗雪櫃嗰個大—西—瓜!”“頂,你黐夠未呀。”“士沙,你唔可以問我黐夠未,醫生證明我已經康復,你咁講我可以告你歧視。”“得得得,我係擔心你可能有啲唔舒服。你鐘意點就點啦,但唔好阻住我,好唔好?”

  X君離開警署時認真考慮今天是否做過頭。關鍵是要取平衡:既不足以被炒,又不需用心工作。“也許明天應該執file。”他想。“誰叫孩子今天生日嘛。”

  所以我説這只是個故事,讀者切勿模仿……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