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犬踏春來/吳建國

  按中國人的傳統習俗,人有十二生肖(屬相),是十二種動物,與十二地支相對應,凡“戌”年出生的人生肖屬狗,故稱“狗年”。

  雞年將盡,狗年即到,於是人們對狗這種動物也就多了一些關注。狗是人類忠誠可靠、可同甘共苦的朋友。在數千年的生產和生活實踐中,人類跟狗結下了不解之緣。

  狗,又稱犬,古人認為“通而言之,狗犬通名,若分而言之,則大者為犬,小者為狗。”狗是人類最早馴化的動物之一,也是和人類關係最為密切的動物。從原始時代起,無論遊獵、農牧,狗都是人類的好幫手。直至今日,狗在許多方面仍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堪稱人類無言的朋友。

  在十二生肖裏,除了龍虎之外,其他大致都是温順或狡黠型的動物,前者的代表如牛、羊、豬、馬和雞,後者的典型則是鼠、蛇、猴和兔。唯有狗,可算是其中的異類,既有強健如狼豺之利齒,亦有靈敏如蛇鼠之感覺,更是忠誠義氣、温和善良的典型。

  狗的生物學起源可以追溯到四千多萬年前的麥牙獸,這是一種體小尾長,既善跑又會爬樹的食肉類動物,牠是熊科和犬科動物的共同祖先。它的一支後代─大約生活於一千萬前的湯氏熊(又名脱馬克)直接孕育了今天的狼、狗等動物種類。進入更新世和現代時期,狗的繁育和分化達到了鼎盛,而隨着人類的出現,牠也成為人最早馴化的動物之一。

  古代詩人在生活中曾有許多讚美狗的詩詞佳句。《詩經》中有“無感我悦兮,無使尨也吠。”杜甫《可歎》詩:“天上浮雲如白衣,斯須改變如蒼狗。”元稹“烏龍不作聲,碧王曾相慕。”白居易“烏龍卧不驚,青鳥飛相逐。”李商隱“遙知小閣還斜照,羨殺烏龍卧錦茵。”梅堯臣“荒徑已風急,獨行唯犬隨。”范成大“隨人黃犬攙前去,走到溪橋忽自歸。”陸游“犬喜人歸迎野路,鵲營巢穩佔低枝。”等,狗成為這些詩句中的重要角色。

  有不少名人對狗的認知情感更是偏愛有加,他們把牠當作自己最親密的夥伴甚至是家人。巴金曾經養過一隻“知書達理”的黃毛小狗,在他的文章《包弟》裏,他親切地叫這隻小狗“包弟”,説:“牠有什麼要求時就立起身子,把兩隻前腳並在一起不停地作揖。”季羨林為其母親奔完喪,即將離開那一座破房子時,他看到那條老狗仍然忠誠地趴在籬笆門口,見了他,牠似乎預感到他要離開了,牠站了起來,“走到我跟前,在我腿上擦來擦去,對着我尾巴直搖。”季羨林一下子淚流滿面。他知道這是他們的永別,他抱住了老狗的頭,親了一口,一步三回首地離開了家裏,眼淚向肚子裏流。想當年,努爾哈赤騎着他的大青馬,眼看就被追兵追上,這時他的義犬撲上去,死死咬住追兵的大腿,努爾哈赤才得以逃脱,而義犬卻慘死在追兵刀下。

  古人有云:“馬有垂繮之義,狗有濕草之恩”。這是中華民族關於動物為人類盡心竭力服務、極盡‘犬馬之勞’的典故。人和狗,同樣作為社會性的動物,同樣具有豐富的情感和敏鋭的情緒。狗是忠誠的,忠誠得令人感動;狗是勇敢的,勇敢得捨身為人;狗是機靈的,機靈得敏捷過人;狗是親和的,親和得宛如家人。

  光陰匆匆,如白駒之過隙。“立春過後即是年”,狗吠的汪汪聲,已驚動蟄伏的蟲獸,體內的生物鐘即將鳴響,一切開始蠢蠢欲動;狗的靈敏嗅覺,已聞到春的氣息,喬木的梢頭綠葉開始裹苞,土地雖然仍在上凍,但已慢慢鬆軟。開往春天的列車,已經拉響了前奏,真正的春天,只欠一場温暖的春風。

  雄雞辭舊歲,金犬踏春來。二○一八年新春佳節在即,以期戊戌狗年豐裕、興盛之禧。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