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天選舉呈請敗訴 湯家驊:案例有約束力

  【大公報訊】記者馮瀚林報道: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前年就被取消2016年立法會參選資格提出選舉呈請,高等法院日前裁定陳浩天敗訴。行政會議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昨日接受電台訪問指出,這是原審庭的判決,在法律上有約束力,以後案件遇上同等或相近的法律問題,都應該以此作為法律上依歸,但不等於每件案都是根據這件案的判決結果而作出判決。

  湯家驊昨日在電台節目表示,這次裁決確立了提名錶格是一個實質要求,不是一個程序要求。若然有人認為只要交了表格,選舉主任就要接受,這個解讀方法並不正確。如果表格提出一個實質要求,接受表格的選舉主任有權釐清當中提及的,尤其是擁護基本法的聲稱。

  在這個過程之中,選舉主任可以透過不同渠道了解提名人本身的政治傾向,以及是否真心承認擁護基本法。在這過程中,要讓提名人士有機會自辯。

  對於有人認為香港眾志周庭今次連自辯的機會也沒有,所以案件一定會贏,湯家驊指出,這個講法太簡單,亦不正確。程序公義是其中一個考慮因素,如果有原因證明不適合讓參選人自辯,又或者自辯亦影響不了最終結果。即使觸犯了程序公義,也不一定能推翻選舉主任的決定。很多人對這個法律原則並不了解,大家不應一概而論。

  湯家驊強調,一般來説,程序公義是一個考慮因素,特別在陳浩天案件,選舉主任有要求陳浩天提供資料,但陳浩天拒絕提供,所以從這角度,在程序公義上,亦都符合法律要求。法律基本原則不是隻要不符合這個程序公義,決定一定會被推翻。

  另外,大律師公會昨日發表聲明,公會注意到並歡迎高等法院區慶祥法官就陳浩天先生選舉呈請的判決內予以肯定有關任何人在他的權利遭到不利影響前,應獲給予一個合理申述機會的有關自然公正及公平的原則。

  聲明又指,很遺憾地,選舉主任向參選人查詢個人和政治信念以確認申報真實性,這過程可被視作等同於對一名準候選人進行實質政治篩選,但這過程卻並非在一個公平,公開,確定,和明確的程序下進行,也沒有就選舉主任不利的判定提供任何及時的法律補救,導致有關人士的資格獲無限期取消。特別令人擔憂的是“擁護基本法”的要求是一個不明確的政治概念,及由一名公務員在一個閉門調查下作出詮釋及執行。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