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而談\中國應續堅持減税降費\恆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兼恆大經濟研究院院長 任澤平

圖:中國全口徑宏觀税負高於美國,應繼續堅持減税降費

特朗普税改主要集中在企業所得税、個人所得税、跨境税制等方面。相較税改前税制,税制更加簡化,試圖重塑美國市場尤其是製造業在全球的競爭力。

美國企業所得税減税幅度較大,名義税率與中國目前基本相當,但考慮到中國還存在佔比較高的非税收入、社保費負擔及社會保障程度不高,中國企業的實際税負較重,需要降税清費。美國企業所得税從累進的35%下降為單一税率21%,考慮州和地方的企業所得税(約4%),企業面對的税率約25%,與中國基本相當(基準税率25%,高新技術企業15%)。但美國的非税收入佔比不到5%,社保税率為13.65%;中國非税收入佔比約18%,企業承擔的五險一金為工資基數的43.1%,均超過美國。因此,雖然名義税率基本持平,但中國企業實際税負和税負感重,企業所得税存在下降空間(降低税率或增加抵扣)。

美國個人所得税減税温和,對邊際税率的下調較小。美國對個税實行綜合徵收,中國個税按照收入的十一大類分類徵收,導致個税成為逆向調節的“工薪税”。簡單估算,税改可降低企業所得税約每年1200億美元,個税減税約在每年300億美元。從影響的人群看,由於個税税基級距的調整,低、高收入群體減税,收入越高減税越多,但部分中高收入(年收入15.7萬至42萬美元)群體、高税率州人群的税收可能增加。

美國税制原則發生重大改變,對股息所得從全球徵税的“屬人原則”轉變為“屬地原則”,有利於資本回流美國。中國需根據全球資本流動情況調整税制原則。對來自海外的股息所得100%免税,美國企業的海外利潤只需要在利潤產生的國家繳税,而無需再向美國繳税。同時,對過去的海外利潤一次性徵收利潤匯回税,有利於資本流入美國。中國目前實施的是屬地兼屬人原則:(1)對中國企業的全球來源徵税、適用抵免制度消除雙重課税;(2)對在中國有收入來源的外國企業徵税。

全球減税浪潮興起

美國税改引發新一輪全球減税浪潮,減税競爭已經在英國、法國、日本和印度開始,中國減税降費,尤其減企業所得税和個税改革是大勢所趨。英國降低企業所得税和印花税,上調消費税和增值税;法國取消居住税,降低公司税;日本對加薪、增加投資、科技創新的企業減少法人税,對高收入者增加個人所得税;印度推出商品與服務税(GST)法,統一税制,為統一大市場做準備。中國近年來深化改革,降税清費,通過營改增、加大對高科技和小微企業的扣除、增加對個人所得的扣除、階段性降低車輛購置税和企業承擔的社保費,推動降成本。

在全球減税競爭中,中國全口徑宏觀税負高於美國,應繼續堅持減税降費,加快税收法定進程,完善税制,支出方向上持續提高民生水平,“用之於民”。具體建議如下:1)繼續清理非税收入,提高税收佔比;2)逐步提升税收法律級次,實現税收法定;3)降低間接税,簡化並下調增值税税率,小幅下調企業所得税率,改變企業税負感重的狀態;4)個人所得税實施綜合與分類相結合,增加可抵扣的項目,降低最高邊際税率,提高税收遵從度,明確個税改革的目的;5)改革資源税、消費税等税種,充分發揮保護環境、促進綠色發展的作用,反映資源的稀缺性;6)加快房地產税立法,構建地方税體系;7)清理規範税收優惠,實現所有企業的公平競爭。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