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將一面與梅花/李丹崖

  豐子愷的漫畫《看梅雲》很有意思;一屋,屋後青竹翠翠,屋前,一桌三椅,三人圍攏小方桌而坐,女主人端菜出來,小桌小酌,氛圍真好,桌子故意留出一邊來,那一邊梅花開得正好。最妙的是豐子愷的配文:“小桌呼朋三面坐,留將一面與梅花。”這是何等的雅興,何須桌前人坐滿,梅花含香添飯香。

  現如今,有這份雅興的少了。我們所遇見的飯局,大都是人越多越好,不停的添加座位,一個不行再一個,寬椅不行換小櫈,實話實説,吃過這頓飯,相互熟稔的有幾個?更甚者,不背後捅刀子的就已經很不錯了。人多,酒就多,萬一喝出個好歹來,一桌人誰都跑不掉,把原來的風雅變成“風言風語”,甚至是一身羶腥。

  我們呼喚小範圍,小火爐,小情調,小酌半杯,小談過往,不喜歡大陣勢,大排場,大吃二喝,小肚雞腸。

  我們渴望小聚養心,小聚怡情,臨時起意而聚,興到盡出而返,只留得一身舒爽,一天明月,一夜好夢,換得一身痛快,念念不忘。

  我們希冀小飯館,小吃食,小清爽,小滋味,不奢求山珍海味,不挑剔風雅佳境,不排斥蒼蠅館,甚至不在乎菜多菜少,交心即可。

  我至今見過的最難忘的飯局是初中時分,我和三五同學在自家小院的泡桐樹下喝綠豆粥,綠豆粥能解暑,泡桐花清香撲鼻,我們談此後人生計劃,説當下少年情真,母親端來剛燉好的魚湯上來,掰饃泡湯,一身舒暢。現在想想,鼻孔仍有那天泡桐花的香氛。

  也曾記起一位文友從北方來,不打招呼,一身風雪出現在我家門前,手裏拎着一提鹹肉,敲開我家門的情景。進門且説:“下雪了,我想找你喝點酒。”這話,瞬間讓人感動得淚水漣漣。你從北方來,風雪已滿袖,何必約佳期,當下就是最好的韶光。

  雅興,從來都不是事先排練好的,全是臨場發揮,全是自然而然,全是水到渠成。事先安排好的雅緻不是真雅緻,而是費思量;提前謀劃好的情趣不是真情趣,而是挖心機。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幾何?看似是及時行樂思想,其實也有一種看淡煙雲過往的灑脱在裏面。就像豐子愷先生所繪的“留將一面與梅花”,梅花有知,也會比平時多香個兩三天,以示報答。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