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路上見非凡躍馬/荃 葵

  圖:羊角飛馬帽飾,線條生動活潑 作者供圖

  彩繪驛使磚、羊角飛馬帽飾,這兩件寶物,乃古代絲綢之路的出土文物,前者由中國甘肅博物館藏,後者為地跨歐亞主要位於中亞北部的哈薩克斯坦的國家博物館所藏。二者都關係到飛躍中的馬,給人感覺是勇猛中顯細緻。這裏説的,是在香港歷史博物館展出,展期至三月五日的“綿亙萬里──世界遺產絲綢之路”展覽。

  一塊磚頭,上繪有一個人策騎着一匹馬,原無特別之處,卻令眾多觀者在旁佇立,良久不捨離去。畫磚上的畫,線條簡單,竟能由此透着複雜神韻,人有神韻,馬也有神韻。人是個信使,在古代中專門替人攜帶文書者。但見信使左手持木牘文書,一派欣然領諾任務之勢,臉兒繃緊,緊張萬分,巴不得馬兒跑千里再千里,越快越好,晝夜兼程,好讓信件快快到達目的地。米色作底,黑色線條,輪廓清楚。信使頭戴黑帽,身穿官服,領有緄邊,是謂“皁緣領”。馬色為黃底紅斑。寥寥數筆,既寫實又寫意,一人一馬,主角是人,也是馬,彼此都有依草附木、互相信賴、缺一不可的共同信念,生動之至。文物由甘肅省博物館藏。該館是甘肅省規模頗大的綜合性博物館,建於一九五六年,二○一二年底榮升為國家一級博物館。

  另一邊廂,羊角飛馬帽飾,出自哈薩克斯坦的伊塞克墓,由哈薩克斯坦國家博物館藏,原件年代為公元前五至前四世紀。兩匹飛馬,頭上有大山羊角,角上還有年輪;馬身裹金箔,昂首,頸有彎度,前腿屈曲,眼、嘴、鼻,甚至眉骨的線條都明顯,耳向前傾。兩匹飛馬背對背,翅膀振起,準備朝着相反方向飛躍,給人感覺是互相扶持之餘,也大有自己可以振翅飛翔的自由廣闊天地,兩匹馬都快樂無比。整個畫面活潑生動。

  今次絲路展覽的精品,選自陝西、河南、甘肅、新疆四地的文物共一百六十多件(套),當中超過一半為一級文物,另超過五十件(套)文物則來自哈薩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

  欣賞兩個文物,給筆者一個念頭:“一帶一路”,香港與內地,合作是無間的,只要多溝通,多了解,獲得的是一加一大於二的無窮力量,繼而是意想不到的喜悦。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