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也渴望友情\徐海娜

  “自閉症”曾經也被稱為“孤獨症”。自閉症兒童“特立獨行”的氣質,常常令人誤以為他們是不需要朋友的,然而事實上,他們內心深處也有對友情的渴望。

  薇薇(化名)是一個確診為有自閉症譜系症狀的小學生,由於她先天對人們的社交行為難以理解,因此並沒有結交過什麼真正的朋友。但是她的母親仍然經常帶她出席一些小朋友之間的社交活動,給她創造社交機會。

  有一次,她們去參加幾個同學組織的燒烤和游泳Party。所有的小朋友都下水了,他們歡笑嬉鬧,各色泳衣在淺淺水波中上下翻騰,煞是好看。唯獨薇薇沒有下水,也不肯説話。薇薇的媽媽鼓勵了她幾句,就坐到一邊和其他家長聊天去了。良久,媽媽想着如果薇薇不開心就回家去算了,於是對一個回來取食物的小朋友説,“麻煩叫薇薇回來吧”。沒想到那位小朋友卻説,“薇薇玩得正高興呢!你們這就要走了嗎?”

  媽媽跟着來到泳池邊,眼前的一幕令人意外。泳池頗長,一群孩子在水裏比賽,他們從東遊到西,又從西遊到東;薇薇就在岸上一路小跑,跟隨着水裏孩子們的身影,也從東跑到西,又從西跑到東。所有的孩子都很善良,游泳時也不時地和薇薇打招呼。薇薇仍然是什麼話都不説,卻喜笑顏開,偶爾還發出怪聲,喊兩下。大概這也是她交友的一種方式吧。

  我想,薇薇將來長大,回憶起她的童年來,一定有很多開心的事可説。薇薇的媽媽帶她接受各種治療和社交訓練,卻從不強迫她,也不要求她一定要按照某種方式去交友,去生活。

  還有一位自閉症中學生叫童童(化名),在治療中心學習社交技巧,同時,他的父母也會盡量創造機會讓他自己交朋友,讓他在真實的情景下學習人與人之間的溝通。

  有一段時間,童童父母讓他到樓下去玩,想辦法自己認識新朋友,可是常常都一無所獲。有一天,童童忽然很激動,説認識了一個朋友,就住在同一棟樓裏,對方還答應第二天下午六點到童童家來一起玩呢!童童把這事加入了自己的行事歷,鄭重地上了鬧鐘,滿懷期待地等到了第二天,然而左等也不來,右等也不來。望眼欲穿的童童連晚飯都沒有心思去吃了,只有一臉的沮喪。

  眼看童童快要發脾氣了,媽媽開始教他怎樣去面對這種挫折,説,“不如換你去找他吧”。結果童童下樓了一趟回來説,門鈴按了很久都沒有人應。媽媽和他一起分析了朋友失約的各種可能性之後,教他寫一個便條,聯繫電話也留上,貼在朋友家門上。果然當晚,童童就收到了資訊。原來那天傍晚,他們一家外出了,他還給童童道歉。童童的不快情緒立刻就煙消雲散了,他們又重新約定了一起玩的時間。見到童童終於破涕為笑,媽媽也甚感欣慰。

  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孩子的社交,很需要父母和周圍人的幫助。很多自閉症譜系的孩子並不是沒有社交意願,而是先天難以理解別人的行為,容易陷入挫敗的情緒中。然而我們只要多教給他們一些溝通的技巧,給他們儘可能多地提供真實的社交機會,他們便能學到很多,也會為朋友展現笑容。因為他們和我們每個人一樣,內心都有對友情的渴望。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